我的拜金主义太彻底

前几天我又跟他在宿舍堕落的时候,他拿出用纸包好的一些硬币让我猜多少个,而且说我要是猜对了就全给我,要是猜不对就请他吃一根雪糕。那些硬币有14个,但是我猜13个。

他把那些硬币放在一个脉动的瓶子里,然后问我还有没有硬币。我说宿舍可能有。他叫我拿来跟他换。

我回宿舍,打开柜子,吃惊地发现我柜子里的硬币出奇地多,用一个塑料袋装了半天,他也等太长时间了,就过来,看到那么多硬币也吓了一跳。在柜子顶上也发现了几个。我们拿回去数了一下,假如按港币比人民币是1:1的话,那那些硬币的面值一共是¥120.40!其中光是一元人民币就有108个。他拿一个100元纸币和一个20元纸币跟我换了。

我完全不知道我还有这么富有。

他又把他的一些硬币拿出来,一共¥141.10。我们把这堆硬币全放在那个瓶子里,灌满水,又加了点洗衣粉,盖上盖子狂摇。又倒到盆里像淘米一样洗钱。那种由视觉、触觉和听觉引发的快感……

高考完了

有人问我高考完了干什么。我确实不知道——高考完我会很空虚。我喜欢电脑,但是平时开电脑的目的就是上网等她(尽管她上了我也说不出什么东西)。

我可能会买几本高等数学或者物理的书看看,编点儿什么程序,买点儿化学药品玩玩,把几种饮料乱混起来常常味道。或者可能还在电脑上装点游戏消遣——我想不出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那个跟我一起堕落的人,他说高考完了买个帐篷,跟我一起到莲花山顶上住,一起学高等数学。我说行。然后他就开始计划了,他说他去买帐篷,然后我去买高等数学的书。我说行。我问,那夏天山上蚊子多怎么办。他说,把帐篷关严了,蚊子就进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