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以前的同学,她的 QQ 签名过去是“如果爱你是一种错,我宁愿一错再错”,用了很长时间,大概有两年了吧。最近发现她的签名改了:“原来爱你真是一种错,我不愿一错再错”。

中国足球

前几天在大亚湾的时候,同学那儿有一部 PS2 机器。他在玩实况足球,在三星级带球训练的时候总是不能通过。开始的时候他用的是罗纳尔多,但是因为速度太快很难控制,于是想找一个慢点的球员,就在中国队里找——“找慢球员不在中国队里找在哪儿找?”找到一个,但是速度还有点快。他说:“难道让我到阿富汗去找?”又在一堆国家里翻了半天,最后无奈地说:“世界上跑得慢的球员不多啊,看来只能在中国队里找了。”又找到一个更慢的,“他是全世界最慢的球员了。”试了一下,慢真是足够慢了,但是带球的技术又过分差,跑两步球就丢。反正最后这个训练也是没能通过。

令人生畏的蓝天

这几天在大亚湾的时候,有一次我跟另外一个人躺在石头上看天。我们的视野几乎全部被一丝不挂的蓝天占据了。他大发感慨说:“这天蓝得好可怕啊,好像死机一样!”

今天去了山姆

今天在山姆的时候,卖面包的地方香味缭绕,让人闻了想吐,因为在高中已经吃够面包了。记得刚上高三的时候有人说,高三一年将是最值得回忆的。当时我不相信,因为刚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现在高三结束了,无论值不值得,我都不愿意再去回忆了,那是让人生不如死的三年。宁愿这三年我不曾存在过。
两个月后我可能在深大的校园里漫步。我周围的人——包括我妈的同学、同事、我爸的亲戚,甚至在长春的亲人们——都建议我再复读一年。我则比较坚决,我复读的充要条件是不仅第一批的学校不要我,就连深大也让我望而却步。一个与我很少交往的姨父说了这样一句话:“××适合上大学。”说“适合”吧,我倒没体会,至少我“愿意”上大学,因为我已经说够了高中的教育制度,而大学起码是能让人类学习的地方。高中哪是在学习啊,简直是在浪费青春——我玩仙剑都比上高中有意义。
他妈的当年唐海海积了德,让今年的高级中学威风一把。哼哼,明年就要全军覆没了,不信等着吧。
暑假这么长时间确实没什么事好干,有点无聊,但是我宁愿它更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