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了香港

发表这篇日志的时候应该已经过了零点,所以准确地说应该是“昨天去了香港”。我进了香港的第一感觉就是好像乡下人进城一样。跟香港比,深圳简直就是农村。
在香港用港币感觉好像货币贬值了一样,看他们标的价格像用日元的价格。我们坐地铁在罗湖下了之后先坐轻轨坐到香港地铁站,然后乘地铁到我们要去的地方。到了那里光是轻轨和地铁的费用就已经40多港币了。路边的 7-ELEVEN 卖的普通 500mL 饮料往往要用七八块。我花了149港币买了一张无与伦比的 DVD (别说我奢侈,跟我们同行的一个酷爱长笛的MM经常回来香港买原版谱子,今天她就买了500多块钱的谱子,她爸也买了一些长号谱子,加起来一共1000多港币,而且很多谱子都是不超过20页的,印刷质量也没那么好,却要将近100块),我在大陆还没见过正版的无与伦比演唱会的碟呢。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无与伦比的 CD ,因为它会送一张《七里香》十首歌的MV。可惜那张CD我去的那家音像店卖完了,据说99港币。
现在用的都是别人的钱,好想赶快赚钱了然后光明正大地去奢侈。据说当老师挣超多钱,其实我去当老师是顺理成章的,因为我不小心考进了师范学校,而且那所师范大学在全国师范大学之中仅次于北师大。最近看了我以前用 Word 写的对别人的问题的解答,都不敢相信是我自己当初写的。但是,我自己本来是不愿意当老师的。反正数学与应用数学考研的时候选啥都行。
香港有一种卡叫“八达通”,类似校园卡(……我不想贬低八达通,仅仅是做一个在某些方面有共同点的类比罢了),充了值之后可以乘地铁、巴士,在 7-ELEVEN 、麦当劳等地方消费,不知坐的士可不可以用,总之就是很方便就是啦。香港的的士每200米就要1.2港币(有三种,其他两种多少钱我忘了,总之都差不多)。香港麦当劳的品种比内地多很多,而且鸡翅也奇好吃,香港麦当劳鸡翅的做法跟内地不一样,而且是要蘸泰式辣酱吃的。
香港地铁报站的时候(其实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是公共场合公布某些信息,都是这样,而且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同,不像深圳地铁用英文表达时经常偷工减料,而有些干脆只有普通话了)都是先用白话说一遍,再用普通话说一遍,再用英语说一遍。我比较感兴趣的是香港地名的英语翻译。其实香港地名的英语翻译比深圳的合理多了,严格地讲深圳地名根本没被翻译,就是简单地把汉语拼音堆上充数。香港地名能意译成英文的都意译,不能的音译也很讲究,都是根据白话发音和中国对外拼音的一套规则翻译的。而且那遍英文报站说地名时都说得比较像英文,不像深圳地铁直接把普通话往上贴。
我妈说香港的法律规定在香港行人假如由于闯红灯而出车祸的,那么肇事司机不用负任何责任。我早就觉得应该这样规定了,但是觉得太不以人为本了,所以觉得应该没地方会这样做;今天居然发现香港就是这样的。
以后假如我有很多很多很多钱了,多到我不会觉得一罐355mL可乐卖14港币是贵的了,那么我可能会来香港定居。香港是文明社会,深圳是野蛮社会,内地……今天想了一天也没想到用什么词来形容。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今天去了香港

  1. 怎么跑那去了。不要说深圳农村,深圳自己的定位就不是大城市。城市定位不仅是人为。深圳的地理位置确定了他只能往这个方向发展。

  2. 和去上海的感觉有些许相似,当看到一望无际的高楼时的确会感到震撼,但香港是绝对不适宜居住的! 虽然香港是一座相当现代化的城市,工资高,消费更高,各方面的管理也很规范,但他先天在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上的不足是我厌恶他的理由。 首先,香港地少人多,使得在香港有一种无处不在的拥挤感,地上寸土不见,身边总是人潮汹涌的好像要把自己淹没,一旦有疫情总是在这里传播得最快。空调的凉意再猛也无法与山颠的云媲美。而地价也随着土地开发殆尽而飙升,导致一种现象,就是很多香港人到内地消费,比如番禺就有一个超大的豪华社区,里面住了很多香港佬,而周末去深圳购物的更是不计其数,送小孩到深圳上学的屡见不鲜。 第二,香港的商业文化让我神经衰弱。自古香港远离皇城,受华夏传统文化的影响小之又小,而本土文化自鸦片战争被割后沦为英国文化的附属品,无法成为主流。文化成为商务人士和小市民饭后娱乐消遣的工具,于是有那么多歌星影星,学者却屈指可数。文化毒品比文化沙漠更可怕。我虽然不排斥边缘文化,但还是倾向于大陆主流文化的。 陆老曾说,写文章要辩证,但我懒得再说香港有什么好,然后再举一个我理想中的人居城市在辩证一番了。去my space看看,也许我会写我老家的。

  3. 以后假如我有很多很多很多钱了,多到我不会觉得一罐355mL可乐卖14港币是贵的了…………哈哈,说得真豪迈……

  4. 关于行人闯红灯被撞司机是否要负责的问题,从理论上说,司机应该不用负任何责任的,但实际上这样是不科学的.如果司机不用负任何责任,那么只要行人闯红灯而司机心情不好,司机就可以猛踩油门将其撞死,也不用负责.这样本来可以不发生的车祸就因为司机不刹车反倒加速而发生了,就会无端增加社会的不安和死者家属的生活负担,所以不合理.现在普遍采用的制度是司机要负小部分的责任,这样可以避免恶意撞人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深圳也试过这样,但很多人投诉不合理,所以改回了.

  5. To Sagagears :我是觉得在深圳呆了这么多年还没去香港觉得有点遗憾,而且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跟深圳应该有比较大的不同,所以想去见识见识。To 脑子进水的猪 :我不太在意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就更不用说了。To 郝友邢 :本来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其他人都回了不回你的不太好,所以就拿这些字来充数。To K㊣G飞尝枝仁 :什么时候?那段时间内在深圳被撞死的人不是很惨?

  6. 我本來也想在這個暑假到香港去買jay的森帕盜魁,可是到現在還沒有出,我也查不到他到底什麽時候出,而且價格如何……你可不可以幫我查一下?拜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