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贾明显是被我和小罗影响的

贾:我的英语不进反退
我:那正常,一般人都这样。
贾:我不想做一般人,有什么好方法吗?
我:有。
贾:是什么?告诉我吧。
我:不知道。
贾:哦。
Advertisements

再别康桥(东北话版)

东北话版 原版

鸟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蔫把瞪地来;
我划拉两下手,
不带走一尕瘩云彩。

那河边的金叶子,
是傍晚的新媳妇儿;
水面上的影子,
瞎不愣瞪地在我心里头逛荡。

河泡子里的青荇,
油了吧唧地在水里得瑟;
在康泡里,
我就乐意当个小草。

那阴凉底下不是一炮,
不是喷泉,是天上的彩虹;
在水藻里面稀巴烂,
彩虹一样的白日梦霹雳扑拢地往下掉。(哎呀妈呀!别砸死我!)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找找?整个长秆子,
向更绿那块划愣,
装了一船的星星,
我在那噶的叫唤(啥玩应那慌眼睛?)
要么说不能扰民,
就鸟不悄地滚蛋得了,
瘪盖的(一种虫子)也不在支声了,
嘘!今晚都别吵吵!

鸟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蔫把瞪地来;
我划拉两下手,
不带走一尕瘩云彩。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关于爱情问题的大讨论

下面是我跟小罗的短信。
罗:昨天有个人满十八岁,然后别人跟他说:你没有机会早恋了。
我:早恋就是满18岁之前恋爱吗?
罗:不知道啊,但好像大学里的爱情比咸菜还廉价。
我:为什么是廉价呢?是因为常见吗?
罗:不知道是不是饭堂有卖,然后价格小于咸菜。
我:那为什么专门是饭堂呢?
罗:啊,难道爱情哪都有买?
我:那为什么饭堂有卖呢?
罗:也许是超市,也许是图书馆,也许是课室。
我:那爱情的单位是什么呢?
罗:生
我:那1生爱情你们那卖多少钱?
罗:谁说是拿钱买的?
我:那是拿什么买的?
罗:我也没买过啊,不过看到很多人是刷卡。
我:那买1生爱情花的货币单位能买多少咸菜?
罗:我猜二两
我:啊!居然有二两那么多!

……

下面是我跟小罗的短信。
我:现在外面下着雾状的细雨,又刮了很大的风,简直为降温提供了最佳条件。
罗:因果是不是倒置了?
我:我是说人。
罗:人只会去升温或保温,怎么会降温
我:那样的话人的温度不是越来越高了?
罗:是啊,最后不都火化了然后死掉的?
我:那为什么还有冻死的?
罗:物极必反

∫(tanx)^2*dx

下面是我与小罗的短信。
罗:tan^2x怎么积?
我:tanx-x+C。你们都学到积分了?
罗:没有,我自己看的。
我:你居然有时间看!
罗:是呀,平时整天都忙着玩游戏,好不容易上课了没事做了才得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