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康桥(东北话版)

东北话版 原版

鸟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蔫把瞪地来;
我划拉两下手,
不带走一尕瘩云彩。

那河边的金叶子,
是傍晚的新媳妇儿;
水面上的影子,
瞎不愣瞪地在我心里头逛荡。

河泡子里的青荇,
油了吧唧地在水里得瑟;
在康泡里,
我就乐意当个小草。

那阴凉底下不是一炮,
不是喷泉,是天上的彩虹;
在水藻里面稀巴烂,
彩虹一样的白日梦霹雳扑拢地往下掉。(哎呀妈呀!别砸死我!)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找找?整个长秆子,
向更绿那块划愣,
装了一船的星星,
我在那噶的叫唤(啥玩应那慌眼睛?)
要么说不能扰民,
就鸟不悄地滚蛋得了,
瘪盖的(一种虫子)也不在支声了,
嘘!今晚都别吵吵!

鸟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蔫把瞪地来;
我划拉两下手,
不带走一尕瘩云彩。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再别康桥(东北话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