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

我终于没能在昨天零点之前写这篇日志,于是就一直拖到昨天晚上,直到今天凌晨。于是所有时间状语都应该是前天了。本来我不准备再写流水账了,但是我觉得把昨晚跟小罗的游荡经历写下来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
前天我十二点多起床,然后去购书中心。小罗也去了,在那逛到五点多的时候去旁边吃了饭,然后就想接下来去哪。其实去中心公园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十分不幸的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走,而知道怎么走而且家就在附近的小贾又不愿意出来。接着小罗说去图书馆,而且说市民中心那里有一个新的图书馆,而我简直纯乎就知道深圳地铁有一站就叫市民中心了,地铁站恰好就在附近,于是我们就兴致勃勃地去坐地铁,而且我非常想体验一下四号线是怎样的。从科学馆上车,到会展中心下来,按照路标指示下了一层,我神奇地发现一号线和四号线居然是正交的!但是后来想想确实也应该是这样的。

四号线过份短了,本来就没几个站还有一个站没开通,以致朝两个方向行驶的列车共用一个铁轨,而且车还十分稀少。为了从会展中心坐地铁走一站,我们等了将近十分钟。上去之后发现有n多出口,而且令人激动的是有一个出口下面还写了“图书馆”这一项,导致这个出口令人印象深刻,我现在还记得是B出口,那我们必然要从那个出口出来了,由此正式开始了我们的游荡历程。

这是个相当荒凉的地方,连扶手电梯上面都没几个人。出地铁站以后,看到一个占地面积过份大而显得不十分高的建筑,这就是传说中的市民中心了。看了一下市民中心的平面图,发现只有B区有可能是能让市民呆的地方。进去转了一圈之后发现B区也不是让市民进的。可是我们的目标是图书馆,但放眼望去似乎没有任何标记使得我们能够知道哪里是图书馆。后来还是去问了保安(我后来猜想那个保安一定觉得我们很奇怪,为什么去找图书馆,但是由于他一定要扮出一幅正经的样子所以没说出来)。走了看起来很短但却要走很长时间的路之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心仪已久的图书馆。那个图书馆旁边居然有个少年宫站的地铁路标。刚看到图书馆的正面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批判它,走近了发现居然还没建好!那那个破地铁站牌还告诉我们这里有图书馆干吗?我们沿着一个明显还没建好的室外的在上面走非常容易从旁边掉下去的简陋的钢的不知道通往那里的旋转楼梯上到图书馆的顶上(那里应该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只好称之为“顶上”),看见一大片平地,小罗感慨曰这里简直是玩滑板的完美的地方,而且这里也不是没有生物的,远远望去有一个保安,他装作是在散步其实是为了方便监视我们地朝靠近我们的方向走,而且故意装作没看见我们,我也故意装作他不存在,但是很怕他来找我们麻烦。那图书馆的“顶上”居然有很宽——应该是巨宽的石块做的通往下面的楼梯,于是我们很光明正大地从这个楼梯下去然后很猥琐地找了一条小路离开了图书馆地带到了一条像样点的公路上。然后我们就十分迷惘了,不知道该去哪。看见一个公交车站于是过去看了看站牌又进行了一些无意义的讨论,最后决定就沿着那条路直走。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走着走着居然看见一个能够对不使我们继续迷惘起积极作用的花市。我们满怀欣喜地进去,其实我对逛花市没什么兴趣,只是相比在大街上乱走,逛花市已经是相当有聊的事情了。我们从花市这一端穿到另一端,又发现了下一个目标——岁宝百货。在花市里唯一的收获是小罗买了一碗六块钱但显然不值六块钱而且不十分好吃的饭,而且这饭使得我们必须慢点走以防我们到了岁宝但饭还没被吃完。岁宝好好地在马路对面,但我们想到那里必须走一百米到旁边的路口处过去。到了路口小罗突发其想想去洗手间转转,于是就尽到了位于路口处的那个岁宝明星店(正如你所猜到的,关于就去这个明星店还是到那边的岁宝百货这个问题我们也研究了半天)。到明星店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洗手间,就出来了,因为小罗此时不十分想去了。接下来又迷惘了。于是又决定沿着公路走。刚走了一点突然看见一家玩具店,于是我们用投硬币的方法决定是否去,投掷结果暗示着我们要去但实际还没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往回走了。岁宝明星店旁边有一个西式快餐店,关于是否要进去吃点东西我们再次研究了半天,由于无法确定其价格而采取保守的战略——不去。我说去岁宝百货买些水喝,由于小罗还处于迷惘状态所以就跟着我走了。在超市这个跟大街比过份有聊的地方当然要转几圈再出去了,于是就把四层都去了一遍,尽管没走全而且不可能走全。拿着水出来之后我们想找个坐的地方因为我十分累而且估计小罗也是。看到路边的东西,我们就设想着坐到它们上面的情景。结果突然见到几个百事可乐的桌子,旁边还有凳子,这简直出乎意料。这个地方是一个路口,环境实在不怎么好,但比我们刚才设想的情景是好多了。事实上我们希望能够迷路,但是现在显然还迷不了,因为还能够轻易地找到刚才的岁宝。坐了半天之后就继续走,因为我们觉得不可能找到一个更有意义的地方了,所以就沿着路走了。走着走着当我们确定已经迷路了的时候突然倒霉地撞到了一个香蜜湖站的地铁站路标!从一个快到少年宫站的地方走到香蜜湖站实在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我们完全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能见到地铁站路标。那个路标放置在十字路口处,而且箭头方向与路成45度角。我觉得应该朝着一个我觉得是指向深南大道的方向走,但是小罗却觉得应该朝他觉得是指向深南大道的的方向走,而且这两个方向是垂直的,但是我们这时不知道我们一年中的深南大道的方向是不同的。按照小罗的方向恰好又有一个地铁路标,于是我就死心塌地地沿着他说的方向走了。一路上见到不少路标,直到走到香梅路上(这条路我以前似乎听过但直到这时才知道是在这里),我们突然看到左前方是那个熟悉的招商银行大厦。由于我觉得深南大道是与香梅路(此时我们还不知道他是香梅路呢)垂直的,所以说假如往前走然后右转的话就能到高级中学;而小罗对此感到很惊讶,由此才知道原来我们以为的走向的地方不同。而且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而且我为什么会那么认为我也不知道。沿着香梅路走又遇到了一堆地铁路标,这路标过份可爱了以致我非常想把它拍摄下来,但是因为是晚上所以拍不好。又走了半天终于到深南大道了,而且发现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香蜜湖站的路标离香蜜湖站简直过份远了。然后小罗就去坐地铁了。
等我坐上大巴之后发现我果然不出所料地忘记把之前放在小罗书包里的一本书拿走了。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游荡

  1. "我们沿着一个明显还没建好的室外的在上面走非常容易从旁边掉下去的简陋的钢的不知道通往那里的旋转楼梯上到图书馆的顶上"
    一看就知道是鲁迅级的写手
     
     
    新年快乐~~~~~~~~~
    心想事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