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中之脑

你以为你正坐在那里看我的 MSN Space 吗?其实不然。你其实是在一个疯子科学家的实验室的一个营养缸中的一个大脑。这个科学家为你的大脑中的全部神经都连上了电极,它们模拟着你现在的所有感觉。你把手伸到眼前,你看到了你的手,其实这是一个假象。当你的脑发出“举手”的指令时,那个科学家发明的仪器收到了这个指令,然后它发出电信号刺激你的视觉神经,使得你感觉到你好像看到了你的手。你掐一下自己,你会感觉到痛,这也是通过仪器模拟出来的感觉。
那位疯子科学家想告诉你这一切,于是就让你感觉好像正在看我的 MSN Space ,并且让你感觉到你看到了这段文字。
你没有任何办法证明事实不是这样。
Advertisements

[转载]《发如雪》歌词翻译

 引用

《发如雪》歌词翻译

发 如 雪

Hair flowing, snow falling

狼牙月伊人憔悴 我举杯饮尽了风雪

A crescent moon, cold and gray,

Is when my fair lady pines away

A cup in my hand,

Downing snow and wind of all kind

是谁打翻前世柜 惹尘埃是非

who upsets my former life

stirring up dust and grief?

缘字诀几番轮回 你锁眉哭红颜唤不回

Our fate is already written down,

No matter how many times it goes round.

hard and sad you wrinkle your brows

crying over beauty fading like the hours.

纵然青史已经成灰我爱不灭

Even if history goes up in ashes

my love never ever dies.

繁华如三千东流水 我只取一瓢爱了解 只恋你化身的蝶

of all the bustling waters flowing east in thousands

I only take one scoop to bear in minds

Obsessed with the butterfly

flapping in your after life.

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 我焚香感动了谁

Hair flowing, snow falling,

It takes beauty and sorrow to make a parting.

Whose heart is touched when incenses are burnt?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爱在月光下完美

Inviting the moon to light up a past,

full, and bright, the love shall ever last.

你发如雪纷飞了眼泪 我等待苍老了谁

Your hair flows as the snow falls

Scattering away hot tears

Who, in my wait, has advanced in years?

红尘醉 微醺的岁月 我用无悔刻永世爱你的碑

Slightly drunken is the worldly Red Dust;

Regret-it-not is the memorial ever carved in my heart.

———————————————————————————-

李杜译

负一百

下面是我跟小罗的短信。
罗:啊,那个老师居然说要给我负一百块!
我:那赶快让他给啊!你能免费得那么多钱到时候要请我和小贾吃雪糕!
罗:我打算回赠他负一千!
我:啊!你居然有负一千那么多钱!

小罗的电路老师

下面是我跟小罗的短信。
罗:我们电路老师只要听到下课铃就立刻说“下课”两字,无论他在干啥
我:啊!那他在开大的时候听到下课铃是不是也会说“下课”?
罗:会,只要他听得到。
我:那你可以把下课铃录下来,然后到各个厕所放,以测试你们电路老师在不在那个厕所
罗:我在上课的时候播就好了。
我:那要是有一天学校的铃坏了,一直持续地响,那他不是干不了别的了?
罗:这需要通过实验验证

献血

我们学校最近组织义务献血,我本来没什么兴趣的,但是后来想献下也无妨,就报了名了。其实我去献血既不是因为我有多崇高的思想也不是因为我垂涎微不足道的一点补助,只是想体验一下身体里突然少了5%的血液有多奇妙的感觉。而且献了血的和不献血的在我们学校简直就是两个阶级,前者的待遇明显比后者好,所以献了血的就会有种优越的感觉。但是我有献不了血的危险,就是年龄还差点。班长要把我的名字从名单中删掉,团支书坚持要把我留下,我才最后拿到了献血单。今天填了单子到饭堂大厅那里,要献血的人都在那儿,先要排队把身份证号输入电脑,那个人输完我的身份证号之后说我还没到18岁,我说就差一个多月了,她说一个多月之后再献吧,就把我那张单撕了。其实我们系几乎所有人都有献血的意向,但是大多数都不符合条件,不是体重不够就是近视太严重或贫血要不然就是感冒或者在经期也有人血脂高和没休息好以及献血前吃了高蛋白的东西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到最后剩下的就寥寥无几了,我们班男生只有五个。那些人抽血的时候好像还挺开心的,200mL的血药流至少三分钟。我们宿舍唯一献了血的那条友还挺倒霉,拔针头的时候由于那护士技术不太好导致他喷血,后来他说再也不去献血了。
我们学校要在3月31号再组织一次献血,可惜那时候我还有半个月才到1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