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屋企7

前天中午,外婆和表妹把我送到上机场大巴的地方,然后我自己去机场了。飞机是深圳航空公司的。
飞机起飞以后没多久,我旁边那位就拿出他的笔记本电脑看《疯狂的石头》。我就想,这X也太猛了吧,那笔记本电脑可是有无线网卡的啊。我右边那位小姐从一上飞机就听着 iPod 的 MP3 ,至少到南京前她是没摘下过,起飞降落也一直塞着耳机。右边的前面那位仁兄一看就是当了什么官的东北人,而且当的官应该不大,使得他本来十分猥琐,却硬装出一幅体面的样子来。从长春到南京那段的点心过分难吃了,你说长春经济落后、服务员没有责任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乘客毕竟花了1xxx元的,而且长春的机场建得也不太像农村的机场。
到了南京下飞机的时候,有两个通道,一个是南京抵达的,一个是继续前往深圳的,要是走继续前往深圳的那个通道的话就会有个人发一张临时登机牌给你。但是发的时候既没有要机票也没有要登机牌,总之走过去就会给你,而等一阵上飞机的时候只检查那个登机牌。也就是说,如果我之前买的是这次航班到达南京的票的话,同样也能到深圳。但这种方法有个 Bug ,就是上飞机的时候有个空姐在数人,上了以后又有个人数了一遍,除非恰好有个人没来,不然这种方法就要暴露了。
再起飞的时候,那位仁兄又拿出笔记本电脑出来看四川版《猫和老鼠》,但没放两分钟那电脑就因为没电而待机了。这次的点心好吃多了,而正餐也挺好味,只不过是袖珍+迷你版的。
到了深圳之后,刚出机场的时候,立刻全身受到了温度的刺激——我晕,是不是在搞笑啊,用不用这么热啊!但这种感觉我已经好久——差不多一年——没有体验到了,所以觉得特别感动。这种热是深圳特有的热,长春可以办到热过深圳,但却办不到如此柔和地热。
回家之后就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
无论如何,这次我成功到家了。
一直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居然在家了。
我在家了,舒服了,但她却还要在学校忍受煎熬……
Advertisements

[转载]“防沉迷” 真的利民?

 

引用

“防沉迷” 真的利民?

 
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由新闻出版总署组织开发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近日将在全国所有的网络游戏上安装实施.在昨日举行的“全国中小学生网络安全与道德读书征文大赛”颁奖仪式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于永湛透露,该系统在《传奇》等大型网络游戏上试运行情况良好,很快将在全国实施.

 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由新闻出版总署组织开发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近日将在全国所有的网络游戏上安装实施.在昨日举行的“全国中小学生网络安全与道德读书征文大赛”颁奖仪式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于永湛透露,该系统在《传奇》等大型网络游戏上试运行情况良好,很快将在全国实施.
 
  “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是去年9月份开发完成的,旨在通过惩罚性削减不健康游戏时间内的游戏收益,迫使玩家合理地安排学习、工作、休息、娱乐时间.

  在这套系统中,累计在线3小时以内的游戏时间为“健康”游戏时间;当监控发现超过3小时就进入“疲劳”游戏时间,此时间段内如玩家继续玩游戏,其经验值和虚拟物品收益将被减半;累计游戏时间超过5小时进入“不健康”游戏时间,不健康时间内玩家的收益降为零.在不同的时间段内,系统要对玩家发出有效的提示信息.如果使用者累计下线休息时间已满5小时,再上线时即可重新累计上线时间.

  此前,该系统已经在盛大、网易、九城、光通、金山、新浪、搜狐7家网络游戏公司进行了内部测试,并在目前市场上最活跃的《传奇》、《大话西游》、《魔兽世界》、《奇迹》等11款网络游戏上试运行.

 
 
============================================================
 
经过几个月的讨论(没见过共产党反映这么快的,用在反腐败上多好呢),咱们伪大的挡终于决定启动“防沉迷计划”了。这估计是自“禁止挂Q”和“上网备案”以来的又一阴民决策吧。
 
好了,不说反话。其实对于适当的“防沉迷”,本人也是支持的。不过我就是特别讨厌用所谓的“政策”来约束道德行为(不过万一共产党有政策给全中国人民一人一吨不要钱的钻石,我也没意见),有些人不是经常行贿受贿么?都违“法”了,为什么不去约束他们?
 
 
 
1.“约束系统”能否真正实现约束
 
如果你学过经济学,那么你所了解的知识会告诉你:人是不受控制的。你可以这样理解这句话:人不能永远被一种强制力说约束。所以现在几乎所有国家的政权都同时拿着利剑和面包。这样才能够保证这一国家社会的稳定(如果光有强制力而没有利益(在中国还是用“权益”比较好),那么这个社会就非常类似于奴隶制社会了)。
我们现在要知道的是:玩家会不会被这一系统所约束。答案是:不会。
我们知道已经有《传奇》、《大话西游》、《魔兽世界》、《奇迹》等11款网络游戏安装了这一监控系统。
 
那么好,我想请问这11款游戏的监控系统是不是独立运行的呢?如果是独立运行的,那么我可以说这东西只耍耍家长的玩具而已。
我想请问:一个喜欢游戏的人,会只玩一个游戏么?不可能。那么好了,我先去玩《传奇》3个小时,然后限制时间到了,也就是提示我该换口味了。于是我又去玩《大话西游》3个小时,然后又该换口味了,那么再玩《魔兽世界》3个小时。之后呢,我又可以投身“传奇”之中。我们可以算一下:我们玩了3个游戏,每个游戏3小时,传奇结束之后我们玩两个游戏6小时,结束之后正好回头继续玩《传奇》,连“中场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这一系统不是独立运行的,而是国家统一监控的呢?
那我想说,国家真是钱多了,花不掉(花不掉买台服务器给我算了,我正缺呢)。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明白这一道理:网民难管,难于上青天。假使这一系统是国家统一管理的,用什么来进行玩家身份的验证呢?身份证号码?游戏帐号?
如果是身份证号码,那我告诉你,只要是人,用一个叫做“键盘”的高科技设备,随手打来340708888888,只要位数对,都能通过。况且“瞎填吧”也是中国网民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保密工作做得好啊)。
如果是游戏帐号,某些人有十多个QQ号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相信几十个游戏帐号(任何游戏帐号)要弄到并不是难事。(想想有人“替菜鸟免费申请顶级RU域名”,到时候会不会有人“替菜鸟免费申请XX游戏帐号”呢?)
 
 
2.“监控系统”肥了游戏商,苦了消费者
 
现在中国游戏市场中,大部分游戏的计费方式是使用“点卡”,但是从EVEOnline进驻中国的情况来看,中国游戏商有改“点”为“月”的倾向。就是说将“计时”改为“计月”,采用包月收费的办法。
按照原来的情况,这样“包月”的玩家能够一个月将游戏挂在电脑上跑(和我们包月上网的用户将路由器挂在网上一个心理),这样能保证自己不会损失更多的利益。而现在,玩家每3个小时就要下线,然后等5个小时才能够继续游戏,对玩家来说,这损失的就不只时间了。
另外还要指出的是,一旦有了一个强制性标准,迫使玩家中断这个游戏,那么意犹未尽的玩家会停止游戏么?不会的。他们往往会选择另一个游戏。这样,他们就很可能像上面所说的那样使用接力的方法游戏。这样说来,原来一位玩家玩一个游戏只要支付一个游戏的费用,但是现在他很可能就要支付多个游戏的游戏费用。我想请问,这到底是不是有利于人民?
 
 
 
另外我还要说一句话给现在的家长:如果你的孩子沉迷游戏,那么最根本的错误在你们和孩子自己身上。问问你们自己,你们的孩子为什么会沉迷于游戏而无法自拔?为什么游戏比现实生活更能够吸引他们?
 
作为一个人是不是要认真地做好自己的事?作为一个公司是不是要努力做好自己的产品?那么作为一个游戏商,做好游戏也就是自己分内的事情、应该努力去做的事情。难道说因为自己的产品出色而被骂是正常的么?
 
我对我上面所说的所有话负责。

Yous
          Nieckey

返屋企5

昨天上午我跟堂姐出去买火车上的东西,在街上走真是冻死了,最高气温居然才22度,真的感觉有点像深圳冬天了。然后去了舅舅家。
前天那列 T122 晚点发车八个小时,所以跟我一起走的同学想着今天的火车会不会也晚点,如果晚点就可以迟点起了。她让我查下火车站的客服电话,问问火车晚不晚点,我就查了告诉她了。
把全部东西准备好,拿到了学校,准备今天早上走。
回到学校之后,她打电话给我,说:“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明天那列火车停运了。”

(无主题)

“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的干呢,通常是丈把高,像是加以人工似的,一丈以内,绝无旁枝;它所有的丫枝呢,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也像是加以人工似的,成为一束,绝无横斜逸出;它的宽大的叶子也是片片向上,几乎没有斜生的,更不用说倒垂了;它的皮,光滑而有银色的晕圈,微微泛出淡青色。这是虽在北方的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来粗细罢,它却努力向上发展,高到丈许,两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

无意中在我们学校的网上看到普通话辅导课程的网页,有一章是“普通话水平测试朗读作品六十篇”,第一篇就是矛盾的《白杨礼赞》节选。
这是中学语文课本学过的一篇课文,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再看,感觉真是……只能说,矛盾真是够白痴,他的语言简直是小学生水平,跟我上小学三年级的表妹写的东西差不多。果然有中国文学家的风格。

京广铁路全线恢复正常通车!!!!

京广铁路恢复通车 首批南下客车从长沙经过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18日20:30 新华网
  

京广铁路恢复通车首批南下客车从长沙经过
 

 

  京广铁路全线恢复正常通车

  新华网长沙7月18日电(记者陈澎 苏晓洲)18日13时26分,从长春开往广州的T123次旅客列车在长沙火车站停留5分钟后开出。这是中断了3天多的京广线全线恢复通车后,经

长沙站南下的第一趟列车。  

  在长沙站进站口,“车讯”上公告18日停运的列车车次比17日少了很多,车站售票处多数退票窗口也被售票窗口取代,前往广东的南下列车司乘人员和乘客在列车的汽笛声中兴奋地向长沙工作人员挥手告别。记者从长沙火车站了解到,随着京广铁路恢复通车,首批南下客车18日开始从长沙始发或经过。继T123次之后,18日从长沙始发或经过的南下旅客列车还有6趟,分别是北京西至广州的T29次、长沙至深圳的N737次、岳阳至佛山的5363次、岳阳至深圳的N721次、岳阳至广州的N723次、岳阳至广州的N719次。

  据长沙火车站站长范峥介绍,长沙站已在第一时间贴出公告,将京广线恢复通车后的列车运行信息告知广大旅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