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音纳新

记得似乎是大一刚来报到的那天,走在学校的路上,有人发了一张传单给我,就是卓音工作室纳新的传单。当时我看到是网络工作室,是我比较感兴趣的,就比较想加入。但是那个联系电话是固定电话,想要联系就必须拨打,我又不喜欢拨打电话,那个联系地址我又不想费事去找,就一直没有管它。直到有一天有人到宿舍宣传,我才报了名。
面试那天,我其实是挺紧张的,毕竟以前没面试过。那次面试要分别被三组人问。在第一组一坐下,就对他们说你好。他们也对我说你好。他们叫我自我介绍一下,问这个的时候我有些紧张,突然叫我自我介绍,说什么好呢。说了我是哪个学院的之后,就开始说我对计算机的了解。然后他们又问我一些问题。到第二组,又是我说你好,然后他们也对我说你好。他们又让我自我介绍。我又把在第一组说的话说了一遍。然后又问了我一些问题。到了第三组,我仍然很热情地说你好,结果那个考官没反应,并且很冷淡地问我:“你有过失败的经历吗?”我就蒙了,要知道我是最不擅长回答这种问题了。
N天之后的某个晚自习上,工作室打电话给我,告诉我面试通过了。
当时没什么感觉,后来才知道,我通过面试是相当幸运的。听学姐说,当时报了名的有300多个人,而通知面试时只通知了在报名表上填写了特长的50多个人,又从这些人中选出10个加入工作室,又有5个人加入工作室一段时间后觉得不适应而退出了。我刚进来时也想过很多次要退出,因为工作实在很累,也占用了我很多课余时间,但是后来发现,我的大学生活中最开心的时间都是在工作室度过的,我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直到现在我已经离不开工作室了。如果当时学长没有到宿舍去宣传,或者宣传的时候刚好我不在,或者在填写报名表的时候我没有写特长,或者通知我面试的时候我的电话刚好打不通,或者面试的时候考官没有看中我,或者我在加入一段时间之后退出了工作室,那么我的课余时间将会很无聊、很没有意义。

一年之后,卓音工作室又要纳新。这次轮到我们来纳新生了。
面试前的几天,宣传工作是做到家了,每天在学校几个人流量很多的地方要更新好几次海报,还要到各个宿舍去宣传,还在北苑大厅摆了两天桌子,还有两天开放日,还举办了一次纳新说明会。
在北苑大厅摆桌子宣传
开放日带领新生参观工作室
星期五晚上正式开始面试。本来要面试三天,但是第三天还没有面试完,所以又加了一天。我有幸在四天都做了考官。去面试别人是一个很好的能够在短时间内与很多陌生的学弟学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面试前填写登记表的火爆场面
填写调查问卷
等待面试的同学们
我们这次面试,每位应试者只需要到一个桌子处面试,一般有三四个考官,有三个桌子一起进行。
面试现场
问的问题,一般就是: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请说一下你对团队的理解;你以前是班干部吗;你组织过的最大的活动是什么;你擅长写作吗;你当众讲话会紧张吗……如果那个人在调查表上填了会一些专业软件或者编程语言就再问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几乎所有人第一次接触电脑都是在初中或小学的计算机课上,在我看来那种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绝大多数写会 Frontpage 和 VB 的人都是在计算机课上学的。我问他们用 Frontpage 做出过什么东西,他们说,文字排版、幻灯片、表格之类的。后来我失望了,就只问:那你知道 Frontpage 是做什么的吗?除了不知道的一般都是说做表格的。也有不少人写会 Flash 和 Photoshop ,但一般都是只用过一两次,甚至只听过名字。
我觉得我是相当幸运的,我应该感谢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把我带到深圳,使得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电脑。当初我在幼儿园的时候,我们公寓楼下有一间办公室,那间办公室的电脑的 BIOS 密码他们办公室有人都不知道,而我却知道(别人输入的时候我偷窥的)。我就记得那个电脑有装 WPS ,当时我想测试到底能最多输入多少字,就一直打一个词,结果到最后还是没打到极限。后来,从 Windows 3.x ,到 Windows 95 、98、2000、Me、XP、2003、Longhorn 的 Alpha 版,我都玩过。当初要是就在长春了,可能方圆一公里范围内都没电脑,更谈不上还近距离接触了。
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问应试者自认为喜欢美工还是编程。美工很好理解,可以顾名思义,多少得跟美术有点联系。可是编程顾名思义就不行了,很多人以为编程是文字编辑。更有甚者喜欢编程的理由就是“编程”的名字好听。
在第二天面试的时候,我居然面试到我们学院的老乡!之前只是发过短信,那天算是第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见面。
还面试到一个人,我们组的老师叫她给我们三个考官打分。她问第一个人:“你紧张吗?”那个人说:“不紧张。”她说:“那你不紧张说明你不在乎我的分数,我给你不及格。”(-_-#)又问第二个人:“你对我的回答满意吗?”那个人半天没说明白,结果又是不及格。(-_-#  -_-#)然后她又问我:“你为什么一直保持沉默?”我晕,告诉你干嘛,这是评委内部分工问题。结果是必然的了。气死我了。
有一个人,是我们学院的新生,她一来就开始用英语进行自我介绍。然后我们被迫用英语提问,她继续用英语回答,后来我们受不了了,叫她讲中文了。
第四天就来了二十多个人,所以我们比较轻松。最后的时候,我们组面试完了已经没人在等了,而旁边组还在面试,我就过去看了一下。我过去的时候,那个学生正在纸上准备写东西,我看着她写下了“log(8)10”。我就想看看她要干什么,结果她居然要对这个东西求导。要是直接告诉她常数的导数是0那就太无聊了,就让她继续算算看有什么新的创意。看起来她把10当成自变量了,而且把求导法则说得相当形象,只可惜求导求错了。我作为求导公司的总裁当然要以宣传求导知识为己任啦,于是就跟她讨论了很久导数。后来我问她,这方法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还是老师告诉的,她说是自己想出来的。只是面试她的考官没看好她。她是这次面试被面试到的最后一个人了。

昨天下午,我们开了筛选面试者的会。据说这次纳新一共有320多个人来面试,持续了四天共11组考官。昨天每组考官讨论了一下把面试到的感觉比较好的先挑出来,这样挑出了76个。开会的目的就是从这76个人中选出50个,再对这50个人进行复试,选出最终留下的30人。方法是,每天每组考官的代表把这组挑出的比较好的人的照片给大家看一下,然后对其进行简单描述,由大家投票决定。后来,我们部长对这种筛选方式的一句质疑引起了一个多小时的讨论。主要讨论的问题就是这种筛选方式的合理性以及进行复试的必要性。最后得知工作室的老大叫我们选出20个而非30个,但25个也可以。于是,最终的解决方案就是现场敲定进工作室的人。
让我比较高兴的是我面试到的那个老乡进来了。
其实,我个人觉得前来面试的人中80%都是适合进工作室的,就是说从他们之中随机选25个人,也应该没什么问题。面试到后来,我都没什么感觉了,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第一天开始时被我面试到,我可能会觉得他很优秀,给他打A;而如果是第三天快结束的时候面试到他,而他的表现都是一样的,我就可能会给他打C。这对受试者显然很不公平。跟我一起面试别人的人也是,到最后都是问了两个问题就没问题了。而最后从76个精英中选出25个,选出谁也主要取决于考官当时对他的感觉、考官代表对其的描述以及那个人的长相。对我们来说,在两个人之间选择,可能选谁都差不多,但是对那两个人来说,被录用与被淘汰将会使他们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大学生活。他们或许可以参加其他社团或者学生会,但是在卓音工作是有激情的,而且工作动力不是金钱,人与人之间没有利益冲突,这种和谐的氛围要远远胜于一个班的同学。我同时也是分团委的成员,但加入分团委不是我自己的意愿。如果分团委学生会要开会,同时工作时也有事,只要分团委那边的会不是不去不行的,那即使那边的会比工作室的事重要,我还是会选择来工作室的。这是一个真正值得热爱的集体,而那些落选者甚至连体验一天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落选的原因可能仅仅是我们这些人开会的时候的一念之差。
但是在找到更好的选拔方式之前我们只能使用这种方式。

工作室有新的血液要注入,这总是令人激动的。期待下星期的新生例会。

如何使用K506c及内核与之类似的手机发短信到任意号码而不使用其方向键

我一直苦恼于我的手机的导航键,由于它现在可以等效于不能使用了,所以我不得不找一种不使用导航键而发短信到任意号码的方法。幸运的是,我的索爱可以办到。首先把几个常用的功能单独定义成过程以方便调用。
——————————
 
Private Sub 进入主菜单()
    在待机状态按任意数字键
    按右软键打开“更多”菜单
    按1或左软键
End Sub
 
Private Sub 进入“信息功能”菜单()
    进入主菜单
    按5或左软键
End Sub
 
Private Sub 新建短信息()
    进入“信息功能”菜单
    按1或左软键
    按1或左软键
End Sub
 
Private Sub 进入“通讯录”()
    进入主菜单
    按8
End Sub
 
Private Sub 进入“收件箱”()
    进入“信息功能”菜单
    按2
End Sub
 
Private Sub 在通讯录中创建短信(ByVal lt As 字母)
    ‘该过程用于向通讯录中的以字母或数字lt为首字符的排在最前面的联系人发送短信。
    Dim i As Integer
    进入“通讯录”
    For i=1 To l.order
        ‘order 属性返回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是该属性所应用于的对象在其所在按键的顺序。比如 "B".order=2 ,"Z".order=4 。
        按 l.key
        ‘key 属性返回一个按键,该按键是该属性所应用于的对象所在按键。比如 "G".key=4 。
    Next i
    按右软键
    按左软键或按1
    按左软键或按1
End Sub
——————————
首先,对于某些特定的号码我们是可以比较容易地发短信的。这些号码包括:
  • 收件箱的最上面一条短信的发件人。方法:
    进入收件箱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 向通讯录中的一部分人发短信,这部分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 是通讯录中的第一个——这种情况则:
      在通讯录中创建短信 "A"
    • 首字符是英文或数字,而且它排在首字符与它相同的所有联系人中的第一位,对于中文情况,除非排序最后的符号(该符号是什么我还不知道,暂且认为它是分段符)是某个联系人的首字符,否则就认为首字符是中文而且排在最前面的那个联系人的首字符是分段符。该符号可以通过按三次井号打出来。这种情况则:
      在通讯录中创建短信 那个联系人的首字母
    • 要发送的号码刚好是排在第一位的组群中的全部号码。这种情况则:
      新建短信息
      编辑短信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按右软键
      按“组群”所对应的数字键(可能是1或2,如果是1则按左软键也可以)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对于那些不符合上述条件的号码,可以这样创建短信:

在待机状态输入那个号码
按左软键    ‘呼叫联系人
1秒之内按右软键    ‘在接通之前取消呼叫
按左软键    ‘打开通话记录
按右软键
按2
按左软键或1

在编辑短信的时候,如果是中文则最好使用笔画输入法,这样一般不需要翻页就能选字,长按数字键就是选择那个字;如果是英文最好不要用T9输入法,那样能精确输入所需单词。

前面我说的在通话记录中创建短信的方法,是我在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才想到的,之前想到一个比较复杂的方法,虽然复杂,但我觉得我能想到是相当了不起的,所以还是说一下。

就是:

在待机状态输入那个号码
按右软键
按2
按左软键
输入一个姓名确保其排在通讯录的最前面,或者按"A"以便将第一个联系人的号码替换掉
If 屏幕.左软键.标题="是" Then
    按左软键
End If
按左软键或返回键
按返回键
新建短信息
编辑短信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按左软键

长春的服务员

昨天真是太郁闷了,把手机拿去我们学校的一个修手机的地方去修,结果越修越坏,还浪费了我超多时间,那个人的服务态度还超级恶劣。不赶快修我的手机,还在那里聊QQ。有个女的问他,是不想我了吧。他又去跟另外一个女的说想她了。听那人的口音是山西的,我跟他说手机的那些地方肯定没有坏——这是显然的,只要是具有三岁小孩纸上的人都能推理出来。他居然跟我说:是你在修手机还是我在修?我在这里修手机,你在旁边嘀嘀咕咕。

北方的服务人员都是这种德行,比如说麦当劳,在长春开麦当劳简直丢死麦当劳的脸了。不仅做的食物很难吃,而且服务态度也相当地差。他们讲着一口十分难听、没有任何美感的东北方言。服务员在工作的时候会聊天,比如说聊最近播出的韩剧,即使是在很忙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九点多,那时人很少,有一个人来了要一对鸡翼,服务员说鸡翼没有了。实际情况就是当时已经没有做好的鸡翼了,而他们又懒得再做了。我就跟服务员说,没有那就再去做嘛。服务员也含糊不清地说了些什么,最后还是不愿意做。有的时候一去到那里,服务员就向你推荐什么套餐。这估计是全国都是这样的。但是当顾客明显已经表示出不愿意要那个套餐的时候,服务员还不停地向你推荐,而后面还有很多顾客在等。他们的用语也很不规范,比如你要麦香鱼,她会朝后面喊一句“一条鱼”。有一次一个顾客被告知餐齐了之后,问×××在哪。服务员翻了一下那人餐盘里的食物然后说:“不是在这儿吗”。有一次我见到一个服务员到一个正在用餐的顾客身后,抓住她的双肩狂摇。估计他们是认识的,但其他顾客看到了会怎么想。清洁工在清理垃圾桶的时候也完全不会考虑到不到半米远的地方正在有人用餐。上个学期我两次见到有人吃汉堡吃出头发。说不定我都吃进了多少头发但没发现呢。长春麦当劳的麦辣鸡腿汉堡那是相当的难吃,那鸡肉做得非常干,而且辣的程度还很不稳定。鸡翅也是一样的情况。派就更不用说了,苹果派一尝就会觉得那苹果很不新鲜。薯条的盐也撒得很不均匀,而且一般都不太热。暑假回深圳之后,第一餐麦当劳要了一个板烧鸡腿汉堡、一包小薯、一个派和一杯可乐,除了可乐之外其他都能明显感觉到比长春的好吃。有一段时间麦乐鸡有两种酱,有一次我买了一盒之后想两种酱都要,那服务员就死活不肯给我两个。纸巾也是,默认情况下就给一两张,跟她说再拿几张,她又拿一两张,直到最后你自己都不好意思要了。巨无霸的酱和蔬菜十分不均匀,有时超多有时超少。今年年初的时候有几款红豆产品,而它们停产好几个月之后,广告牌还在比较显眼的墙边靠着。要找洗手间简直要走迷宫,先要下楼,找到某个口之后还要上去,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找到了。已经到四月了墙上还贴着恭贺新年之类的纸,而且那纸上还有很多诸如“师大女生13xxxxxxxxx”之类的字。有一次见到一个不会说汉语的老外去买东西,结果那服务员也是滥竽充数的,居然也不会说英语,挨个指着菜单上的图片问老外:“这个?这个?……”在大多数情况下买东西不会一次性配齐餐,不是叫你等就是让你先拿走,而拿走的时候极少有服务员还好到把食物送过去的情况。有几个服务员对我印象比较深刻,因为我上个学期用的是在深圳买的学生卡,那张学生卡因为有早餐所以版式跟长春卖的不一样,但在长春也是适用的。不过下面的说明写的是适用于除××、××、××、××、××、××、××、××、××、××、××、××、××、××、××外的中国大陆麦当劳餐厅。就因为这个我被污辱过好几次,往往是我拿卡给她之后,她看一下发现跟长春的不一样,就说:“你这是在哪办的卡?”(原话就是这样,没有称呼、“请问”之类的话)再简单扫一下,发现那些省份里没有吉林,就说“你这卡不能在这儿用。”如果她前面甚至还会加上“对不起”,那我真会过分感激了。然后我就得向她说明,是除这些地区外的其他地区。有些比较激情的服务员还会那个卡到处向其他服务员炫耀,说,你看这是深圳的卡。别人在忙不看还不行,硬让人家看了才行。

长春的必胜客去过一次,那服务员能比麦当劳强点,但毕竟是在长春,所以多少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当多个人一起召唤同一个服务员时,那个服务员会去离他最近的那个桌子,而不是最先叫他的那个。

前几天跟一个老乡去工商银行,她想把一个存折里的钱全取出来之后把账号注销。她先让服务员把钱取出来,取出来之后跟他说要注销账号,他说:“那你不早说。”

吉林移动营业厅咨询台的那个人你要想从她那里得到什么你想要的信息,必须以超级尊敬的态度问她,然后她可能会以十分简短又冷淡的语言答复你(当然也说不出什么比东北话好听的方言来)。

我们学校的服务员就更不用说了。在学校的超市,你要是想买洗发水、沐浴露、洗面奶、洗衣粉、香皂、护肤霜这类东西,一定要先想好买哪种,到那个货架以飞快的速度拿了就跑,要是不幸被服务员粘上你就惨了,她会不停在你旁边说某种牌子没听过的同类产品有多好,而且质问你为什么不买那种。

饭堂的服务员我就不想说了。

在东北,服务员的地位是高于顾客的。

校庆与院庆

这两天是我们学校六十周年校庆以及我们学院五十八周年院庆。不管怎么说,我们学院曾经辉煌过,还出了一堆非常NB的人。今天早上六点二时就被迫要起床,还得穿着西装和皮鞋,去综合楼准备会场。在那里要开一个关于院庆的会,很多老校友都会参加。

老校友们对这块地方的感情是相当深的。这也是能够理解的,我半年没回高级再回去都有些感触呢。而他们之中我知道的最早的有51届的,就是现在有七十多岁了。有些是从外地专门坐飞机赶回来的。

现在的综合楼在N年前就是数学系的楼,但是教室里面的样子已经毫无当年的痕迹了。老人们见面都仿佛仍然是学生一样,能看出来他们是由衷地高兴——这把年纪也没必要再虚伪了。有些老校友在找他们以前上课的教室。

我就是负责大会期间放音乐、幻灯片、调麦克的,所以——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能够参加这次院庆。一开始整个教室坐得满满的,但是院长讲完话之后,那场面就像散会了似的,超过一半的人都出去了。接下来就十分没有庄重的感觉了,谁讲话也不站在讲台正中间了,只是用手拿着麦克站在旁边讲。

有个校友讲完话(内容没注意听),然后另一个校友就非常激动地跟前一个校友讨论,就是说,现在中学课本中把那些对数函数表之类的表取消了,而讲怎么用计算器算,那要是有人买不起计算器怎么办。

中午结束的时候,有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校友跟我说他偷拍我了(原话必然不是这样,反正意思是这个),我问他为什么,“好看”。

午餐学校请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吃。而且是跟那些校友一起在东师会馆。这是我第一次进这个地方。可惜这个鬼地方是自助餐,这就意味着落后就要挨饿。只有像其他动物那样,为了争夺食物而拼命,才能填饱肚子。而我们毕竟是人,所以还得让那些老校友先吃。我们学生有幸弄到一个包房,但那个房间里只有十多个凳子,而我们加埋导员一共有近三十人。像我这种没地位的后勤人员只能轮到站着门边上端着盘子吃了。而且据说这餐饭是按30元的标准来算的。

对了,明天校庆中午还有免费的午餐呢。但是我对此不报任何希望。

下午,有一个中国科学院院士兼法国科学院院士兼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来讲座,我又要悲惨地当调音响的后勤。讲座是关于偏微分方程的,而我才只上过一节常微分方程的课,所以已经简直纯乎要睡着了。

今晚静湖那里猜灯谜,把这堆高材生耍得团团转。站在那里,从身旁经过的人都在抱怨,不是骂灯谜太难就是骂自己智商低。有个老乡问我“再见再见”打一广东地名,我找出广东所有市的名称也没找到能够符合答案的。

今天从早上六点二十起床之后就穿着西装,直到晚上八点多才脱下来,给我难受够呛。我不知道为什么西服这种东西能够流行起来。穿上了西服谁都一样了,穿着西服是抑制人的本性的,让人没有活力,加速人的心灵的老化。有人说男生穿上西服会很帅——就算真的如此,我是去院庆又不是去征婚。《困兽之斗》的MV中周把身上穿的西服扯开然后扔掉。而我,就是一个标准的高中生,你可以强迫我穿上西服,但我就算穿着西服,也要跨着书包、听着MP3。

晕,现在不仅有人叫我学长,也有人叫我学姐了。叫得还挺亲切。
“学姐你好:这是我的新号,以后我就用此号啦,再往后的时间里我还会需要你的帮助的,在这里谢谢学姐!^.^在新的学期我也祝学姐:学业有成!事事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