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与院庆

这两天是我们学校六十周年校庆以及我们学院五十八周年院庆。不管怎么说,我们学院曾经辉煌过,还出了一堆非常NB的人。今天早上六点二时就被迫要起床,还得穿着西装和皮鞋,去综合楼准备会场。在那里要开一个关于院庆的会,很多老校友都会参加。

老校友们对这块地方的感情是相当深的。这也是能够理解的,我半年没回高级再回去都有些感触呢。而他们之中我知道的最早的有51届的,就是现在有七十多岁了。有些是从外地专门坐飞机赶回来的。

现在的综合楼在N年前就是数学系的楼,但是教室里面的样子已经毫无当年的痕迹了。老人们见面都仿佛仍然是学生一样,能看出来他们是由衷地高兴——这把年纪也没必要再虚伪了。有些老校友在找他们以前上课的教室。

我就是负责大会期间放音乐、幻灯片、调麦克的,所以——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能够参加这次院庆。一开始整个教室坐得满满的,但是院长讲完话之后,那场面就像散会了似的,超过一半的人都出去了。接下来就十分没有庄重的感觉了,谁讲话也不站在讲台正中间了,只是用手拿着麦克站在旁边讲。

有个校友讲完话(内容没注意听),然后另一个校友就非常激动地跟前一个校友讨论,就是说,现在中学课本中把那些对数函数表之类的表取消了,而讲怎么用计算器算,那要是有人买不起计算器怎么办。

中午结束的时候,有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校友跟我说他偷拍我了(原话必然不是这样,反正意思是这个),我问他为什么,“好看”。

午餐学校请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吃。而且是跟那些校友一起在东师会馆。这是我第一次进这个地方。可惜这个鬼地方是自助餐,这就意味着落后就要挨饿。只有像其他动物那样,为了争夺食物而拼命,才能填饱肚子。而我们毕竟是人,所以还得让那些老校友先吃。我们学生有幸弄到一个包房,但那个房间里只有十多个凳子,而我们加埋导员一共有近三十人。像我这种没地位的后勤人员只能轮到站着门边上端着盘子吃了。而且据说这餐饭是按30元的标准来算的。

对了,明天校庆中午还有免费的午餐呢。但是我对此不报任何希望。

下午,有一个中国科学院院士兼法国科学院院士兼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来讲座,我又要悲惨地当调音响的后勤。讲座是关于偏微分方程的,而我才只上过一节常微分方程的课,所以已经简直纯乎要睡着了。

今晚静湖那里猜灯谜,把这堆高材生耍得团团转。站在那里,从身旁经过的人都在抱怨,不是骂灯谜太难就是骂自己智商低。有个老乡问我“再见再见”打一广东地名,我找出广东所有市的名称也没找到能够符合答案的。

今天从早上六点二十起床之后就穿着西装,直到晚上八点多才脱下来,给我难受够呛。我不知道为什么西服这种东西能够流行起来。穿上了西服谁都一样了,穿着西服是抑制人的本性的,让人没有活力,加速人的心灵的老化。有人说男生穿上西服会很帅——就算真的如此,我是去院庆又不是去征婚。《困兽之斗》的MV中周把身上穿的西服扯开然后扔掉。而我,就是一个标准的高中生,你可以强迫我穿上西服,但我就算穿着西服,也要跨着书包、听着MP3。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校庆与院庆

  1. “中午结束的时候,有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校友跟我说他投拍我了(原话必然不是这样,反正意思是这个),我问他为什么,“好看”。”
    估计应该是他羡慕你的年轻吧~~

  2. 那个人断背啊~~~这么变态~~~
    mm啊,真的觉得你成熟了好多。。。我却还像个小孩子。。。
    西服的好处在于简单的线条,由简单表现出自信和成熟。
    往往只有中年成熟男人的人才会喜欢,并不适合我们。
    不过正式场合,装一装成熟也很好啊。
    前几天给辩论队做宣传,我也穿西服了。
    同时也背书包。。。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