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学期的课程

专业课

初等概率论

这门专业课就像男性的 Y 染色体一样区分着统计学专业和应用数学专业。
这门课无疑是专业课中最不无聊的。早就听说统计学专业会有英文的教材,果然,这门课用的就是英文的教材。我还是比较乐于阅读用英文撰写的专业文章的,当然仅限于我喜欢的专业。但是这书是我们学校盗版的,是拿人家英文的书复印的,上面还有老师的笔记,封面也是我们学校专门用作出版物封面的那种纸。但却还卖鬼死贵。
英文的很多专业名词翻译得比较匪夷所思,比如 sample space 是样本空间,但 event space 却是事件域。
要说的是那个老师——一点气势都没有,英语口语水平几乎为0,除了数学符号外坚决一个单词都不说,看着英文说中文,一口东北话也是感觉像牙齿漏风的一样,平卷舌不分,让人受不了的是很多平舌音还读成卷舌。无法想象她怎么能是我们的老师。那本课本讲得十分精彩,该注意的地方都会说明白,排版也很讲究,果然跟喜欢故作高深的中国人编的课本不一样,但被那老师讲出来简直没有任何意思了。所以我选择自己看书。
有一道习题有十多行字(我们那书字不十分大),看完之后发现那题讲的是有个人偷牛,怎么样才能使在过关检查的时候被抓的概率降到最低。
初等概率论,说明我们学的东西还很初等——就像初等数学和高等数学,我们还停留在初级阶段。虽然这课叫“初等概率论”,但却没有哪本书叫“初等概率论”,学术上也没有专门划分这么一个领域,下学期统计专业好像要开“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这门课,还是用我们现在这本书。

实变函数

早有传言说这课十分之难,上了几节课发现果然难以理解。第二个星期讲的上限集和下限集就把我搞晕了。

近世代数

又名“抽象代数”,顾名思义是比较抽象的代数。确实很抽象。前两节课给我们上课的那老师没来,另一个老师带的课,这个老师讲得相当好。但第三节课相当让我们失望——我们的老师曾经是我们的高等代数与解析几何的一个助教,他上习题课是有名地烂,但另一个班的老师也是有名地串(尽管讲得确实不错)。

微分几何

到目前为止,这课是专业课中最简单的,基本只背以下公式就 OK 了。而且上学期的数学分析也讲过了一点微分几何的东西了。

必修课

教师学与教学论

第二个星期的时候,我与山药发生过这样的对话:
枸杞:我刚逃了一节课。这是我这学期逃的第一节课。
山药:什么课?
枸杞:教师学与教学论。
山药:哦。你会逃第二节的。
枸杞:我也这么觉得。
第一节课,那老师直到第55分钟才开始讲不是废话的话。第一节课去上课的动机很简单——看看这老师好不好,如果要求得过分严就在退补选的时候选另外一个班。第二节课不去上的原因也很简单——不想去,而且我确定这节课不会点名,因为正处于退补选阶段,名单还没确定。第三节课我去了,一上课老师就叫我们自己看书,然后她就下来闲逛,到处溜达,找人聊天,过了半个钟之后让学生自己上去发挥,还有人上去讲他们班以前师生恋的事情。还不止一个人。
这让我想到了我刚刚帮我小学四年级的表妹打完的一篇文章——《我的愿望》,讲的是她的愿望是当一名优秀的教师,整篇文章充满了虚伪和空话,以及老掉牙的比喻。而凡是说教师好的地方,那老师都会用波浪线将那些句子画上。最后的“师评”也十分之酸。
刚刚我表妹做的事情是把那篇文章的所有“愿望”全改成“心愿”然后作为《我的心愿》接着用。
跑题了。
刚刚说到第三节课。第三节课我去的动机是那老师十分有可能在这节课点名,因为这是选课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
可是这可恶的老师居然不点——这意味着第四节课我还要去上。
不过第四节课老师没有让我失望,在快下课的时候变相点名,让我们每人在一张纸上写对两个问题的看法,还美其名曰“只是统计一下看看大家怎么想的”。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

看吧,一看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课。这么长的名字,感觉好像很有学问一样。害得我不得不把课程表中有这课的那天的列宽弄宽点。
不过老师还是无辜的。那老师讲得还挺好,他给我们灌输的是一种中西方思维方式差异的思想。所以我比较给那老师面,前三节课都去了,直到他第三节课快下课时变相点名。以后就没去过了。

法律基础

这课两周上一次,讲了些什么没什么印象,因为我在听歌和看 Web 标准的书。
第二节课开始的时候,老师叫我们讨论两个问题:一元钱的官司值不值得打,和公交车不找零是否合法。第二个问题我十分不可理解,因为我从未想过为什么可能不合法。如果真的连这个都不合法,那公交公司不要提供服务好了。

英语

大学英语课什么样谁都知道,就不多说了。

体育

本来想选街舞,但这学期没得选,只好选篮球。
第一节课因为天气十分之恶劣,体育课取消;第二节课篮球场的积雪还没化,听了几分钟废话就散了。
我打篮球是每三分钟进一个球的那种,自诩“三分球”。

选修课

灾害地理学

这课是必上的——就算没选,去听也是值得的(我们工作室就有这样的人)。那个老师实在是搞笑,讲得也很精彩。
但他自称60岁了??没可能吧?完全无法想象。但根据他七十年代的经历来看,确实又是合理的。

现代语言学入门

唉“ 一提起这课就伤心啊“`
听到没!那个自称阿姨的表妹!
不说了“`

交响音乐赏析

学校居然还开这门选修课实在是感到意外。
跟工作室的三个学姐一起上,还算有聊。
前一阵找转正大会音乐的时候下载了老约翰·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当然跟这课无关,然后放到手机里,让我再次发现了这音乐的价值。

比较教育学专题

这课是我的选修课中唯一为了学分而修的一门课,跟这一类的课中只有这门是两学分,其他都是一学分,而这类课要最少修两学分,所以修了这课就不用修这类其他课了。
这课实在是让人无奈——第一节课就让人很失望,整节课都是在抄笔记,像我这种连专业课都懒得抄笔记的人更不愿意为选修课抄笔记了,而且这选修课还是被迫上的。
因为这课是星期五的最后一节,所以第二个星期上的时候已经退补选完了,所以我去上了。
那老师挑逗我们。问我们:“点下名?”全部人强烈支持。
然后就不点。
所以第三节课还得去。
那老师又挑逗我们。问我们:“点下名?”全部人强烈支持。
然后又不点。
所以第四节课还得去。
那老师又挑逗我们。问我们:“点下名?”全部人强烈支持。
然后她说:“现在先不点。上一会儿再点。”全部人强烈反对。
老师说:“反正你等会儿也不走。”
于是又被忽悠了——直到下课还没点。
妈的,老子没那么多时间上你这破课!下节课点名也不去上了!
于是第五节我就没去上。
于是就点名了。
于是第六节课——也就是本周五的课——我就可以冠冕堂皇地逃了。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这学期的课程

  1. 阿姨来啦~
    突然发现你更新了空间~
    难得这么勤奋呢~
    你伤心是多么遥远的事情了啊……

  2. 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啊!我现在还记得,可见给我造成了多大的阴影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