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曾经曰过

  • 我时常想:如果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蔓延,那幼发拉底河怎么办?
  • 我们班有3个人没有电脑,但有2个人有2台电脑。
  • 刚才居然中了一个花了我20分钟才杀掉的病毒。
  • 对的十分好。这个世界应该受到这种诅咒。
  • 我突然想起今天还没吃饭,然后就头重脚轻了。
  • 今天我去超市看了,山药每斤4.9,枸杞26,当归330。
  • 编程要面向高效率,面向对象,面向底层。
  • 枸杞:我现在有很多种不良状态:感冒、冷、肠胃不适、食欲不振、喉咙痛、头晕、皮肤敏感、乏力、瞌睡、热气较旺、关节疼痛等等,且它们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当归:为什么它们缺一不可呢?如果缺一会怎样?
    枸杞:因为缺一就会缺很多。
    当归:Type 感冒

    肠胃不适
    食欲不振
    喉咙痛
    头晕
    皮肤敏感
    乏力
    瞌睡
    热气较旺
    关节疼痛
    End Type
  • 细心观察生活,你总能发现无穷的快乐与痛苦。
  • 你要学会把自己与丐帮的初级会员相对比。
  • 当归:昨天我每只手提着3瓶2.3升的饮料走了一段路,所以现在我还无法很顺畅地控制我的手臂。
    枸杞:那你的手臂现在怎样了?
    当归:较轻微的三角肌拉伤。
    枸杞:那你为什么要提呢?
    当归:我们班中秋晚会,我是采购总管兼首席搬运工。

言论 (3)

  • 大学英语课本每章后面都有 Structure 练习,但我一直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甚至没印象,直到这学期我开始研究 Web 标准,结构(structure)、表现和行为是文档的三要素,于是我自然地记住了这个单词,后来惊奇地发现这正是英语课本每课后面一个练习的标题。
  • 我跟同学一起吃一碗冰粥,他女友跟他说别吃太多了,他说:“没,跟王萌一起吃,他连续吃,我离散吃。”
  • 我小学的时候为了炫耀自己的数学水平,就给几个同学讲负数及其加减法,还讲了好几节课,然后有个人提出质疑说:“都说负负得正,你这负负还是负!”我知道我讲的肯定没错但不知道怎么解释负负得正,就假装很生气但实际很心虚地跟他们说不讲了。
  • 四川大学的简称是不是四大?
  • “路边建了一个房子一样的蘑菇。”
  • 太不好了,还没睡够就下课了,下课了就睡不好了。
  • (指着一个变形的篮球)这个物体去掉一个小邻域基本是到定点的距离等于定长的点的集合及其内部。
  • 枸杞:微分几何我花了一天时间学,所以我准把每年的7月12日定为微分几何日。
    山药:我今天燒壞了兩個ad818,所以我決定把每年的今天定為ad818日。
  • “吉林的省会市……长春?那沈阳的省会是哪里?”
    “沈阳……辽宁省会是沈阳。”
    “湖北省省会是哪?”
    “湖北啊……长沙。”
    “啊……湖北省省会是长沙啊。”
    “啊不是,长沙是湖南省省会。湖北省会是武汉。”
    “河北省会就是北京吧?”
    “不是,河北省会石家庄。北京是直辖市。”
    “四川是不是也变市了?”
    “四川?重庆是直辖市。”
    “四川的省会就是重庆吧?”
    “成都。”
  • 很多优秀的程序员在初学的时候了解了 C 或 C++ 的好处以后都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它们,而我至今还沉浸在 VB 的简单易用中。
  • 有个清洁工在班上问:“昨天有没有哪位同学上课的时候丢了一个钱包?”全班人一起说:“我。”
  • 我现在醒了就上课,下课就天黑了。
  • 枸杞:Mickey Mouse 让我想到了 H2O 。
    当归:你令我想到起了罗来金。
  • 我们泛函分析的教材让人一看就没有想去翻开它的欲望。
  • 我们导员本来说今天去男生宿舍检查,今天开会的时候又说明天检查,全体男生躁动,有人说:“那明天不是还要扫地?”
  • 我们老师讲线性空间定义数乘的时候说:“一个苹果乘以2等于两个苹果,一个苹果乘以π你说等于啥啊?”有人说:“苹果派。”
  • 我现在有很多种不良状态:感冒、冷、肠胃不适、食欲不振、喉咙痛、头晕、皮肤敏感、乏力、瞌睡、热气较旺、关节疼痛等等,且它们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 不良状态还有口干、流鼻涕、脸上起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又痒又痛、回宿舍发现没水喝、裤子总掉并很容易被踩到、还有工作任务没完成、台湾总不安分、一个男厕所被女生强占而必须找别的、躺在床上但旁边在开运动会所以很吵、分团委的会有可能跟同乡会冲突、学校渺视学生人权等等。
  • Silverlight 在未来几年里将屹然崛起并取代 Flash 。
  • (被炒得终于坐起来看了下表)也就41嘛!我以为55了。我操。(又倒下了)
  • MFC = Microsoft Fried Chicken or McDonald’s & KFC
  • 用硬盘就像花钱,无论剩多多总能用完。
  • 有个人形容什么东西多总是说“像米一样多”。
  • 我为在深圳找工作找到了很华丽的理由:为深圳贡献 GDP 。
  • 我们宿舍有个人在狂练普通话的 n 和 l ,结果一个普通话很标准的河北人也被迷惑了,牛奶的奶怎么也读不对,后来他急了说:“日他奶奶的!”结果会读了。
  • 枸杞:VB 里的这段函数定义
    Public Function f(ByVal a As Integer, ByVal b As Integer) As Integer
    与 C++ 中的这段
    int f(int a, int b)
    等价。
    山药:我一直不認爲 VB 是高級語言。
  • 我有一个新的、很好的耳机,还有一个旧的、不十分好的耳机。你说我是先把旧的、不十分好的耳机用坏再享用新的、很好的耳机,还是先用新的、很好的耳机,而旧的、不十分好的耳机作为新的、很好的耳机坏了以后的替补?
  • 为了保持对音乐本身的感觉,我要坚持至少两个月不看歌词。
  • 枸杞:今天早上我按掉了七次闹钟,最后一次比第一次迟了54分钟。
    山药:我在按掉鬧鐘的兩個小時后起來。
  • “待人接物”我也看成“待人接吻”。
  • 应该在《扯》后面加一句“你说这不扯呢么”。
  • “如果偏要给这份爱情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 65536 年。”
  • 有本“普通高等院校网络传播系列教材”的《网页制作与 PHP 语言应用》,不仅字体用 Times New Roman ,而且 PHP 分离标记写成全角的“<?php ?>”。
  • 书非考不能读。
  • 有个人考二级上机,要用递归算 pi ,但编不出来,就 printf("3.1415926"); ,结果过了。
  • Microsoft, MGhostSoft, Macromedia, McDonald’s, 全是 M-Zone 人。
  • 我本来忘了这节课在哪上,结果在厕所恰好有一个人说了,于是我就知道了。
  • 我昨晚梦见我在上新东方,在讲数学,还是环伟成讲的。
  • 前一阵选课系统开了,我发现能选课,就随便选了一门课,选完之后发现删不了,于是就只能来上了。
  • 枸杞:人的行为具有严重的随机性。
    山药:從中提取隨機數吧。
    枸杞:当然,人可以“绝对”随机地产生随机数,但人的随机行为远不限于此。我更倾向于认为人的行为——以及同样具有不确定性的微观粒子的运动——是确定的。这是一个哲学观点,不一定有对错之分。
  • 还没准备好呢就已经冰天雪地了。
  • 饮料的好喝程度很大一部分受容器和获取途径影响。外面买的盒装或者罐装的咖啡就感觉很好喝,而自己冲的就感觉很难喝,但把自己冲的想象成外面买的就又好喝了。
  • “啊!46了!本来打算45起的。”
  • (翌日)“几点了?难道又46了?…………我操,47了!”
  • 太不好了!邓论老师又放片子,于是既看不了书(因为他把灯关了)也听不好音乐(因为吵)。
  • 据说我们学校是吉林省内唯一一所在宿舍内提供因用热水的学校,其他学校的学生得拿着水壶到宿舍楼外面打,有些还要钱。
  • 枸杞:你的笑容已泛函。
    山药:多麽可怕…
  • 有的时候“梦到自己在做梦”只是稍微清醒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然后立刻进入另一个梦境,并保留了“刚才在做梦”这样一个信息。

山药曾经曰过 (3)

  • 清晨睜開朦朧睡眼,看見幾只小強正在枕邊徘徊,頓時睡意全無。
  • 我昨天夢到機動恐龍吃冰淇淋。
  • 等我們老了,會不會有仙劍三十三,軒轅劍四十二之類的東西?
  • 我的左手接連被烙鐵和熨斗燙。
  • 太不好了,我夢見江澤民跑去儅新聞聯播的主持人,而且吊兒郎當,弄得女主持人在旁邊狂飆冷汗。
  • 別人問我問題的時候我就把我好不容易知道的以“地球人都知道”的口氣說給別人聼,要不暗自自責怎麽連這種事都不明白,還有人就好奇地問我:“你怎麽懂那麽多啊?”
  • 你好來碗拉麵。
    不好意思沒有拉麵了。
    那有什麽?
    有酸辣粉和韓國冷面。
    那我要酸辣粉。
    一會
    同學,酸辣粉的粉沒有了,用桂林米粉可不可以?
    可以…
    ……
    ………
    同學你要加什麽肉?
    有什麽肉?
    只有牛腩了!
    (你還問)那就牛腩…
    你這還沒加辣椒啊?
    不好意思辣椒沒有了!同學刷卡!
    結果最後,我拿到了一碗酸酸的桂林米粉加牛腩。

    你好麻煩給我雙筷子!
    什麽?
    筷子啊吃飯要筷子!
    沒有筷子了…

  • 兩瓶長得一樣的酸奶,問服務員有什麽區別,答曰“這瓶過期了”|||®_®
  • 我突然害怕起來,我怕我的人生就這樣喪失了諸多未知性。
  • 有個宿舍在合唱大風車主題曲。
  • 我去打籃球,屢投不進,我就說:“進一個就走。”然後就進了。
  • 有個懶散的胖子,讓我覺得扁他都嫌噁心。
  • 我們宿舍有個人說:你一定要去參加歌手大賽,信科院就靠你了!然後被他說的那個人就說:那你也一定要去啊,要不然我就鐵定墊底了!
  • 我們宿舍一個人唱道:“小強故事多…”
  • 無釐頭是我的本性,惡搞是我的個性。
  • 我們宿舍有個人的理想是畢業后用十年時間,花五千塊在山裏找個村姑儅老婆,再在村裏蓋個三層小樓,然後買個七位qq,早點退休去享福。
  • 以後找了老婆就找個會編程的,回家就不用說人話了,交流就用 C++ ,開頭第一句必須說 #include <iostream>
  • 枸杞:我落魄到在大街上边赶路边啃汉堡。
    山药:那我比你落魄。
    枸杞:为啥?
    山药:我坐在走廊上啃大餅。
  • 天剛剛破曉,霧慢慢睡着。
  • 我們隔壁有個人,有一天打算做網頁了,於是他便翻書開始學,然後三天之後一個簡樸的網站就做好了。聽到這件事之後我十分感慨,意識到自己是有問題的。
  • 笑傲江湖已經被拍成令狐沖與東方不敗的羅曼史了。
  • 有人問:“這叫什麽湖?”我隨口答道“夜湖”。
  • 老師說我可以得諾貝爾獎,他說:“你測的歐姆定律都不成立,你可以拿諾貝爾獎了。”
  • 一靠近飯堂便聞到一股惡臭。
  • 我打完飯去結賬,新來的服務員算不清,一個說五塊五,一個說四塊五,最後她們沒法説服對方,然後就中和算我五塊。
  • 我們飯堂的飯菜版本都很奇怪,有米飯難吃版、優質米僞劣版、湯涮鍋水版、青椒牛柳青椒版、回鍋肉只炒一次版、腐竹燜鴨之燜掉了版、五元套餐之四元分量版、酸辣粉之不酸不辣版、刀削麵之噎死你版、豆豉魚之魚鱗白送版、水果之含肉版、青菜之與蟲同吃版、涼菜之蟲吃蟲死版、青瓜肉片之肉呢版、排骨之皮包骨版、肉包之一塊肥肉版、魚頭豆腐湯之味精不要錢版、八塊套餐之想吃肉了吧?版、水煮魚之下面淨是白菜版、籠仔飯之一口見底版、豬扒之超薄版、炒飯之限量版、手撕雞之邊撕邊吃版、麻婆豆腐之麻婆老矣版、宮保雞丁之五仁奪主版(待續)
  • 古有越王臥薪嘗膽,今有天辰宿舍焊板。
  • 我就算折壽也要出人頭地!
  • 我們老師會自動把有意義的内容省略。
  • 我們電磁場課本和上一版的區別是扉頁多了一幅小圖。
  • 定理都蘊含著一種古老的思維方法。
  • 老師畫了個矩形然後說“這個小球…”
  • 就我的角度來説,有很多時髦的技術,如果我都花時間去鑽研,我便停留在這些技術表面的華麗。而如果我潛心研究基礎原理,那我便能站在更高的角度俯視這些技術。
    每天都有無數人發明華麗的東西,但能成爲經典的又有多少呢?
  • 有個人在用軟件學粵語發音,然後例句是“頂你個肺”。
  • 山药:東小區有九條待命名路、四座待命名山和一個待命名湖。
    枸杞:你快点给它们命名。
    山药:可以命名為山藥山、當歸山和枸杞山,湖就叫本草湖好了。
  • 9月12593越讲越优惠!收到此邀请短信的动感地带客户,对方号码前加拨12593除享受通话优惠外,每累计通话满10分钟赠5元话费,最高赠20元话费!中秋节当天用12593通话更可参与500元话费抽奖!12593通话费及活动详情请本机免费拨*125*906#询。中国移动
    這個真的很逆天!
  • 动动拇指就拿电影票!今天本机拨打12580查公交换乘5次获电影票一张,您还可打12580推荐一名广州移动客户享受此优惠,询12580。中国移动
    這個…我感覺是報復。
  • 對的事情,即使遲了也要干下去!
  • 世界是因果的。
    這難道不是一條公理或者説是一個假設麽?
  • 我們老師拿起我的作業對著全班說:像這樣的作業我都不想收,太隨便了。
  • 山药:我十分討厭通過一個人寫的字評價那個人的人。
    枸杞:我也是。
  • 山药:儘管用分立元件搭電視很有趣,但研究它不能有效地提高我個人的競爭力。我要讓別人會干並且願意為我而干,儅這個技術被淘汰之後我就抛棄他尋覓新的人才。這樣就分出兩种人:一種人拼命掌握新的有競爭力的技術,另一種人把第一种人組織起來。
    枸杞:我就是第一种人而且甘愿做第一种人。
  • 寂靜的午後
    自習室裏頭
    煩惱都沒有
    孤單的享受
  • 山药:我絕對不要自己的才能和努力因他人的愚昧而空耗在無意義的等待與重復中。
    枸杞:我也希望能不要。
  • 我們老師解釋一句話的方法就是把那句話富有感情地再説一遍。
  • 數學家解決解的存在性問題而工程師負責把近似解求出來。
  • 我們老師說 shit 的時候總是忘記麥在嘴邊。
  • 完了,我越來越覺得老師是在對牛彈琴了。
  • 我認爲沒有數學作基礎的理論是不牢固的,而沒有理論為指導的實踐是盲目的,所以我們現在的學習是不牢固且盲目的。
  • 我們老師講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講完了”。
  • 我們老師說:這個公式,你要不信,你就去推一下。然後我們趕緊說:我信。
  • 然後老師又說:你要信,你就把它記住。然後我們就左右爲難了。
  • 旁邊的新生侃侃而談,讓我明白自己當年的愚昧。
  • 山药:我的手機摔碗就沒信號。
    枸杞:那你想让它没信号的时候甩一下就行。
    山药:就怕該功能是有限使用次數的。
  • 昨天新聞描述少年宮如何多人,今天又說少年宮人很少。
  • 現在我遇到不會寫的字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寫草書了。
  • 枸杞:为什么我一看书就困得不行?
    山药:那你就爆發小宇宙,然後就不困了。
    枸杞:如何爆发?
    山药:你先閉眼,心中默念“什麽樣的統計泛函我都耍得有模有樣,什麽武功最喜歡?小宇宙,舉世無雙。”然後突然睜圓雙眼,大叫:“快發動小宇宙!哼哼哈嘿!橼弔兛芣熒!我的小宇宙爆發啦!”就可以了。
  • 枸杞:既然人终究都是要死的,为什么当初还要生呢?
    山药:生不是理由,死不是目的。
  • 枸杞:等有时间,我要学 Java 及相关的 Web 编程( JSP 、 J2EE 、 Structs 、 Spring ……)、学习 ASP 、尝试 SQL Server 、 Oricle 、研究 Silverlight 、学 UML 、继续学习 C++ 及 MFC 、学习汇编、操作系统原理、再研究 VB 、学习 DirectX 、研究嵌入式开发、研究 Linux 、再深入研究 PHP 、深入研究 XML 、了解 XHTML2 、 CSS3 、深入研究 JavaScript 、学习移动通信技术( GSM 、 GPRS 、 WAP 、 SMS 、 EMS 、 MMS )、研究圣经、看《释梦》、《福尔摩斯探案集》、学习哲学、逻辑学,但我没有时间。
    山药:如果我有時閒我就正常吃飯睡覺,還適度休息。但是我沒有時間。
  • 七點…好再睡一會…七點半?好,馬上起了…四十…好……不差那一時半會…四十一…四十二…二十?啊,九點過了。
  • 21世紀高等院校教材
    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國家級規劃教材
    普通高校本科計算機專業特色教材精選
    如今的教材都是一套一套的。
  • 那個老師就這麽希望被吐槽麽?!
  • 我們老師上課上著突然說:大家振作起來!
  • 她又說:“以後面試答不出來,別説是我教的啊。”
  • 山药:我現在相當痛苦。
    枸杞:为啥?
    山药:因爲在上課又在干別的於是縂被老師干擾。
  • 山药:那書一上來就講 systemC 成爲 IEEE 標準的必然趨勢。
    枸杞:那为啥他这么讲很奇怪呢?
    山药:這也太心虛了,肯定是因爲他沒什麽前途才會特意描寫其前途以打消人們“這個東西有沒有前途啊”的疑問。
  • 我發現我在草稿紙上亂凃亂花的内容大於我的草稿。
  • 一道例題講識別26個英文字母,我一開始還想半天心說英文字母不是27個麽。
  • 我一開 qzone 立刻死機。
  • 枸杞:居然上专业课都有人带电脑来玩。
    山药:什麽專業課?
    枸杞:泛函。
    山药:啊,你不能強迫她干臂彎電腦更沒意義的事。
  • 老師兩節課講四十頁,每頁五個公式,聼完之後我已經只能渾身發抖了。
  • 成山的書,哪有時閒看啊!
  • 爲什麽那些老師的板書都那麽扭捏無力呢?
  • 不重要的課就上得很好,必修課全都上得不堪入目。
  • 我們班有個人默認我會說廣東話,然後我又沒有跟他說我不會,然後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會用白話跟我交談,然後我又不好硬跟他說普通話,於是只能支吾作答,十分痛苦。現在他又坐到我旁邊了…
  • 如果一本書是英文版,我讀它的速度就會下降一半。而如果一本書上有數學,我讀它的速度就會淪為十分之一。如果有一本英文數學,我是不會去冒險讀它的。
  • 山药:我現在具有多種不良狀態。
    枸杞:什么?
    山药:現在沒有了。
    枸杞:那刚才有什么不良状态?
    山药:喉嚨痛、呼吸不暢、困。
    枸杞:啊…那你是怎么好的?
    山药:習慣了也就好了。
  • 超市的沐浴露和潔厠精放在一起。
  • 我們老師說:你們要不斷推,推導。推導了,你就會大徹大悟。
  • 英國有個經濟學家叫積分。
  • 背 GRE 讓我認識了很多漢語詞彙與生字。
  • 我以前一直擔心要是電容充滿了咋辦。
  • 我在干這樣一件事:去隔壁教室自習,拜托同學信息通知,若點名或有課堂作業則殺過去。中午在教室一罐咖啡,撐到下午放學,再去吃點東西然後繼續自習。
  • 山药:是吃飽了容易困還是餓的時候容易困?
    枸杞:吃饱了,因为吃饱以后血液都集中在胃部消化食物。
    山药:那我以後就不吃早飯了。
    枸杞:但不吃早饭会导致血糖浓度过低而晕。
    山药:那我就早餐吃葡萄糖。
    (过了很久以后)
    山药:我今天吃了早飯,結果上課的時候不僅困,還餓。
  • 老師講得輕鬆愉快,學生聼得痛不欲生。
  • 能不能這樣:上課的時候睡覺,然後知識就自動進入潛意識然後就記住了?
  • 枸杞:如何静下心来集中精力做一件比较枯燥的事情呢?
    山药:心無旁物。
    枸杞:如果做到无呢?
    山药:就讓那件枯燥的事成爲全部。
  • 智商與内存成正比。
  • 打下課鈴,老師還什麽都沒說,有個人就下意識地喊了聲“耶”。
  • 老師說:“恐龍吃人跟雞吃米一樣。”
  • 打上課鈴,老師就問:“是不是下課了?好我們休息一下。”然後過了好久他又問:“是不是上課了?”
  • 那變態的老師一口氣講了一分鐘以至於沒聽到下課鈴。
  • 枸杞:如果人不用睡觉,则可以省很多时间;如果人不用吃饭,则可以省很多钱。
    山药:如果人不用活著,則可以省很多事。
  • 我的度量果然太小了麽,每次吃完都感覺東西滿到嗓子。
  • 我睜著眼睛睡了一節課。
  • 我要鍛煉自己的閲讀理解能力:讀很厚的課本、閲讀很長的代碼、閲讀很大的電路圖……
  • 看過斯坦福教授寫的書再看中國礦業大學教授寫的書,感覺就是前者在創造著理論而後者是讀前者之後的筆記。
  • 我明白了!我不可能一口吃成個胖子,所以我應該吃一口咽一口,眼睛盯著別人碗裏的。
  • “……我們應當少一點自信(我們仍然是自信的,只是少一點而已)……”
  • C++ 的程序常常因爲冗長的變量名而喪失很多可讀性。
  • 最可惡的是定義各種類型的別名。
  • 複雜的數據結構更是浪費我很多時間去弄明白他想幹什麽。
  • 山药:大段的註釋用來説明版權,關於功能的描述卻不輕不楚。
    枸杞:而且每个文件都有而且都一样。
  • To eat or not to eat?
  • 山药:英式斯诺克的由来:19世纪晚期,桌球风行时仅白、红、黑三色。英国上校张伯伦觉太简单,增加黄、绿、粉、棕、蓝色球,遂成斯诺克桌球[健康随行]
    枸杞:为什么是健康随行?
    山药:你應該問爲什麽健康隨行講這個。枸杞:那为什么?
    山药:可能台球能健身。
    枸杞:哦…
  • 只要還活著,就會被命運一遍又一遍地玩弄。當然,我們的目的是反過來。
  • 我下載迅雷的時候有一個“迅雷高速下載”的鏈接。
  • 一般看一本書主要看其中旬:上旬是基礎知識,下旬介紹發展,只有中旬才會比較健壯。
  • 有人姓鐘,生雙胞胎取名“鐘共”“鐘央”,自稱是中共中央的爹。
  • 周圍都是討厭的人和討厭的事,每天生活在這種環境中心態日益扭曲。
  • 我把公式和表格全背了然後他考圖。
  • 計算機科學的根本問題是什麽能被(有效地)自動化。
  • 万花世界
  • 所謂技術,既是科學與藝術的融合。
  • 山药:我夢見買了瓶水,還沒等喝呢就行了。
    (过了一会儿)
    山药:我現在很口渴。
    枸杞:那你就想梅子吧。
    山药:我沒吃過能解渴的梅子。我現在真的想的是剛才夢到的那瓶水。
    (又过了一会儿)
    山药:你說我剛才那瓶水會被誰喝呢?
    枸杞:现在讨论那瓶水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已经超出了它的作用域。但如果把它声明为静态变量了,等你再做梦的时候就可以接着喝。
  • 人生縂有起起伏伏,沒有常贏也沒有常輸,而智者能預見並試圖改變其趨勢。
  • 分而治之!
  • 生命無止盡, SB 無極限。
  • 不行了,我對這裡的一切都絕望了。
  • 我們小學的時候,大家覺得捐款越多越光榮,於是有一次捐,第一的捐了二十,然後大多數捐十塊或者以下,有個人捐了十塊五然後就第二了。
  • 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
    翻譯:是土鱉呢,還是不是土鱉呢,這是個問題。
  • 山药:他人即地獄。
    枸杞:为啥?
    山药:因爲人相互折磨。
  • 山药:選擇是一種幻覺。
    枸杞:什么意思?
    山药:我們常常以爲是我們自己在做選擇,其實我們只是被動地接受而已。
  • 不去做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 我用鑷子捏著一個燈,忽然想我要用鑷子修正它,於是四處找鑷子。
  • 吃飽飯後隨口說了個單詞,卻發現自己不知道那是什麽意思。
  • 有個村叫碎石村,但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碎尸村。
  • 廣州的地鐵站入口很像公厠。
  • 我們老師說:爲了鼓勵大家來上課,現在點名。
  • 有個菜叫椒鹽蝦,我聼成交炎蝦,還納悶爲何圖像處理中的一種噪聲名會用來修飾蝦。
  • 有本書的參考文獻裏有該書的答案書。
  • 假性博學
  • 山药:有一些人,他們的工作就是知道秘密並且保守其。
    枸杞:哪些?
    山药:保密侷。
  • 我們老師說:“再講一個問題好不好?”
    我們說:“不好。”
    老師無奈地說:“那就講兩個吧。”
  • 太不好了,我坐地鐵,左右各留了半個位,結果左右各來一個人搶,然後我就被夾在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