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的回程

周五的飞机从康州回到芝加哥。因为要自己坐公车去机场,中间还要转车,为了防止出问题所以提早很多出发,以至于明明是下午6点多的飞机却还是要早起。这里的公交的时间相对比较固定,有明确的时间表,虽然一般会晚点一些。

第一趟车是在终点站下车,所以早到也没关系。我就比预计提早十分钟左右到了,然后想着第二辆车要等20多分钟。结果没两分钟就到了,估计是上一趟晚点的。

到了机场以后,还有3个多小时飞机才起飞。 New Haven 的机场是个相当小的机场,只有 US Airways 一个航空公司的飞机,一天只有五六趟离港航班,而且全都是到费城的。机场里的乘客基本都是一趟航班的。

办理登机的时候,那个人帮我改成了一个马上起飞的航班,那个航班恰好晚点了所以还赶得上。这样我就能晚上7点多到芝加哥了(原计划是将近10点)。我就想:今天 RP 爆棚,两次都赶上上一趟晚点的。

但这晚点的航班却一直不能登机,貌似从费城来的那趟还没到,因为下大暴雪。所以就有点担心费城到芝加哥的飞机会赶不上。结果等了一会儿,广播通知这航班取消了。所有人都又办改签,改到从比较近的 Hartford 的机场起飞的。后来估计是因为这雪下得太大了,跑道清不了,但 Hartford 的机场比较大所以就会清理。

不愿意也没办法,这机场今天一共就剩这两个航班,而且飞不了就是飞不了,来的飞机估计都不在这降落了。然后每三个人一辆出租车开到 Hartford 的机场了。上车的时候,司机说大概有30英里(大概48公里)那么远,但我用 Google Maps 搜了一下,发现有40多英里(大概65+公里)。而且因为下大雪,这车开得超慢,走的时候速度一般不超过20迈(32km/h),还经常停,开了一个半小时,才走了四分之一,真是令人绝望,而且飞机肯定赶不上了。一路上就在想, Hartford 的机场会不会也这么小,错过一个航班就没了,就算还有,那到了费城还有没有到芝加哥的航班又成问题,总之今天得在 Hartford 或者费城机场过夜了。

但好在之后的路比较好走,那里就没怎么下雪了,最后将近3个小时终于到了。没想到这机场还挺大。而且好在又改签之后还是今天的航班,但要半夜到芝加哥了。但不管怎么说,改签了三次又坐了3个小时的车,最后还是坐上飞机了。这回中间经停的城市是一个叫做 Charlotte 的以前没听过的城市,但当时没时间研究它在哪了,直到到了 Charlotte 用 Google Maps 看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是这么靠南的城市,纬度跟江苏北部差不多,而无论是我原来在的康州还是芝加哥都是跟吉林省差不多纬度的。原来在费城中转就已经有点饶了,结果这回更绕。从 Hartford 到芝加哥的直线距离有1200多千米,但是这个中转航程有2000千米了。

在 Charlotte 登机的时候,我随身带的行李箱却不让带上去了,说是飞机太满了,我那箱子又太大,所以必须托运(免费),而且当天到不了,只能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才能到,而且我还必须去机场取。好在电脑 iPod 什么的没放在箱子里。

到了以后,就觉得不爽,因为不知道箱子到了以后怎么通知我。问了几个人以后,最后拿着跟踪行李用的条形码在行李服务处查了一下,她说我的行李今天就跟着那趟飞机过来了。结果等了一阵还真出来了,这不坑爹么,我万一没问直接走了那就又要白跑一趟了。

悲催的一天啊。还要鸣谢李叶青和陈寅辉半夜开车来接机,不然到了也没法回去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