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iPad 3 的猜想

传言苹果将在3月7日召开 iPad 3 发布会。本来现在我不应该怎么信传言了。因为之前有两件事情:一是 Lion 的发布时间。当时 Mac OS Lion 即将发布的时候,各大媒体纷纷引用多种消息来源指证将在某天发布。但结果最后的实际时间迟了一周多。二是去年年末疯传的 iPhone 5 ,当时中国大陆的厂家甚至都依据传言做出了精确的 iPhone 5 保护壳,但最后被苹果彻底幽默了一把。不久前,虽然有传言说苹果将在3月上旬发布 iPad 3 ,但我都不以为然,在我看来这些人纯粹是根据往年的时间来推断今年的情况,但 iPhone 4S 的发布告诉我们这样推断不太靠谱。并且,我对 iPad 3 的发布时间持悲观态度,因为 iPhone 4S 的发布让人感觉苹果的开发实力有所下降,在不想降低标准的情况下只好牺牲开发速度。但是有一条消息让这个传言立刻变得非常可信:苹果已经预定了旧金山的一个场地(这一点是可以验证的),而该场地在前两年都用来发布 iPad 。

那么 iPad 3 会有什么特性呢?基于现有的谣言,已经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但是从苹果公司的角度考虑,怎么设计下一代 iPad 才是最合理的呢,即是既满足 Geek 的好奇,又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在性能、价格和便携性之间做出平衡,同时讨好市场以增强投资者信心?从这样的角度出发,我猜测以下几点:

  • 名称: iPad 3 。这一点没太多好说的,如果说下一代 iPhone 会叫 iPhone 5 ,那我不太赞同,但是还没有迹象表明 iPad 需要一个不是纯数字的版本号。
  • Retina Display 。这将是很关键的一点,虽说 2048 x 1536 的分辨率无论对于 iPad 的设备本身还是对于开发者而言都是不小的压力,但是当前 iPad 2 的 1024 x 768 就是分辨率太低,对于习惯 iPhone 和 iPod touch 的 Retina Display 的人来说, iPad 2 的低分辨率会更加显得突出。但是为什么 Retina DIsplay 就必须恰好是原来的4倍呢?因为从开发困难度和兼容性的角度考虑,这是最优的选择。对于我个人而言, Retina Display 是很关键的一点,如果 iPad 3 没有 Retina Display ,我是完全不会考率去买了。
  • 屏幕尺寸不会变。理由我已经在 iPhone 4S 发布前写的《今年的音乐产品发布会呢?》这篇日志中说得很明白。另一个可能性是:会不会新增一种小一些的,比方说7寸的尺寸?我觉得至少这次不会,但未来说不准,因为有些时候7寸的平板确实比9.7寸的有优势:拿起来手感更好,更易携带,更适合某些场合(比如在床上)使用。但如此一来, App Store 需要为此专门新增一大类:7寸 iPad 的 App 。
  • 摄像头的改进。在我看来摄像头并不是 iPad 的关键部件, iPad 的摄像头对绝大多数人的意义在于视频通话,但视频通话体验的瓶颈不在摄像头的质量而在于网络。不过,我之所以认为摄像头会有改进,是因为 iPad 2 的摄像头太小儿科了,虽说太大的分辨率也不太实用,但后置摄像头 960 x 720 的静态图片拍摄能力也有点说不过去了。而且,改进摄像头是不需要增加多少成本的事情,但又是个很好的宣传点,何乐而不为呢?
  • A6 四核处理器。我个人真心认为这个没必要,但是作为一年更新一次的产品,如果处理器不升级,就算不上一个大更新。(更新:本文发布之前,有新传言说有人拍到了 A5X 处理器的照片。如果说 A5X 是双核比 A5 性能强的处理器,这就合理多了。)
  • 1GB 的 RAM 。我一直觉得 iOS 设备的 RAM 本应比实际的大比方说一倍。首先是 iPod touch 的 256MB 内存显然是不太够的,如果它的内存有 512MB 那体验将提高很多:切换到另一个程序的时候,不再需要太担心当前的程序被退出;打开三个网页的时候,不用太担心重新切换到第一个时页面要重新加载。对于 iPad 而言,它上面的 App 比 iPhone 占内存多一些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在有了 Retina Display 以后。所以, 1GB 的 RAM 是很合理的配置。但我对这点信心不太足,因为就像刚才说得那样,苹果对设备上的 RAM 配置总不那么大方。
  • 更先进的图形处理芯片。我对于平板上的图形芯片没什么概念,但是直观地想,这似乎是确定的事情。
  • 三种储存容量的配置不会变。关于 128GB 的 iPod touch 和 iPhone 的传言两三年前就已经有了,但我觉得 128GB 还是一个很少人会需要的容量。即使在我看来 16GB 对于 iPhone 来说是一个显然不够的容量,但是事实表明还是 16GB 的 iPhone 销量最高。所以,人们对于储存容量的需求这两三年没增加多少。
  • 电池使用时间基本不会变。10个小时的用 WIFI 上网、看电影等的使用时间,这是 iPad 1 和 iPad 2 的情况。考虑到更强的处理器和 Retina Display ,耗电量将会大一些,但是我想电池容量本身应该也会有所改进。
  • Sprint 3G 版。 Sprint 已经成为在美国能够签约购 iPhone 的三大运营商之一,所以下一代 iPad 的 3G 版支持 Sprint 的网络是顺理成章的。
  • 会更轻薄吗?未必。 iPad 2 已经足够轻薄——至少已经足够薄。追求更薄没更多的实际意义,我倒宁愿它厚一点然后电池更耐久。(更新:本文发布前又有新传言放出照片,显示 iPad 3 的厚度将是梯度型,而且比 iPad 2 稍厚。我认为这是可信的。)
  • 价格不会变。三种容量配上是否有 3G ,还是这6种型号,价格将会维持跟 iPad 2 一样的水平。虽然有像 Kindle Fire 和其他廉价 Android 平板的低价攻势,但是 iPad 还是 iPad ,并没有因此而降低销量。但也不大可能涨价。在过去,除非是特别高端的产品,一般而言每次苹果产品的升级换代都是保持原来的价格而提高性能。
  • Smart Cover 的替代品。我试用过 Smart Cover ,它的设计足够惊艳,但说不上完美。比如,当你用手拿着 iPad 操作的时候,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Smart Cover 摆放方式,如果贴到后面,它会自己往下垂。而盖着的时候,它不会吸住 iPad ,也就是说拿着走的时候它会自己翻开。我猜测这次苹果仍会保留 Smart Cover 这个配件,但是会另外出一个更好的屏幕保护+支撑装置。

总体而言,这些条里面没有突出的亮点。但其实近几年来,苹果给人的惊喜其实低于人们本来的期待。

下一个值得猜测的问题是:3月7日的发布会除了 iPad 还会发布什么?我觉得比较可能会有 iWork ’12 。这个苹果的办公软件已经三年没更新了,这是十分不正常的现象,因为苹果并没有打算放弃它:它在 Mac App Store 里面一直处在比较重要的位置,而且 iOS 的 iWork 才刚上架不久。而 Mac 下的 iWork 现在最突出的问题是还没有 iCloud 的支持。 iCloud 目前在苹果的战略种处在比较核心的位置,前几天刚宣布的下一代 Mac OS X : Mac OS X 10.8 Mountain Lion ,新增的功能基本上全都是 iOS 的特性,这把 iCloud 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所以, iWork 就算是为了支持 iCloud 也应该尽快更新。对了,刚才提到的 Mountain Lion ,它更广泛地支持 iCloud 后,能跟 iPad 更好地协作,这也将成为 iPad 的一个宣传点。

(更新:在本文刚刚发表之后,我回顾了一下上面提到的《今年的音乐产品发布会呢?》这篇文章,然后猛然意识到:从时间上来说,现在正是该更新 iPod touch 的时候了。去年 iPhone 4S 发布的时候, iPod touch 除了出一个白色款、 8GB 版降价 $30 外再无更新。 iPod touch 理所当然要比 iPhone 迟几个月更新,而三月份正是合适的时机,何况当你考虑是否需要一个 iPad mini 的时候,有人会告诉你:现在已经有了,那就是 iPod touch 。)

为什么说 Mac OS X 的菜单栏是糟糕的设计

Mac OS X 的顶部常驻一行菜单栏,可以分成三部分:苹果图标,当前活动应用程序的名称和功能,以及附加图标。

201202082128.jpg

这样的设计是 Mac 的特色之一,首先说一下它的优点。

Mac 菜单栏的优点

可以获悉当前正在运行的程序名称

嗯,谁叫 Dock 上面没有任何提示呢。但是这个特性还不能 100% 确保灵,见下面的缺点。

让程序的快捷键有统一的实现

每一个菜单项的功能,如果有对应的快捷键,那就会显示在最右边。而且当你按这个快捷键的时候,包含这个功能的菜单还会闪一下。
201202082257.jpg

搜索命令

这一点我觉得是最大的优点。因为 Mac 程序的设计理念之一是把所有功能都塞到菜单栏中,所以当你找不到一个功能的时候可以尝试在“帮助”菜单中搜索命令。当搜索到的时候,它还会告诉你这个命令究竟在什么位置。
201202082302.jpg

保持主界面简洁

菜单栏是一个丢没地方放的命令的地方。开发者可以把不常用的所有功能都丢到菜单栏中,保持主界面简洁。但是下面我将会指出 Windows 用了更好的方案解决这个问题。

Mac 菜单栏的缺点

这是本文的重点,整体而言,我认为 Mac 在处理菜单栏方面做得不够好。

占用空间

只要你不是运行全屏的应用程序, Mac 的菜单栏就会一直显示,即使当前的应用程序不需要菜单。

自定义空间小

据我所知,系统标准的菜单栏中的项目只有三类:普通菜单项、复选菜单项和子菜单。当然“帮助”菜单里的那个搜索框是个例外,但我没见过程序可以自定义地把一个文本框放到一个别的地方。比方说, Chrome 的主界面的工具按钮出现的菜单中,“编辑”和“缩放”都有自定义的控件,但却无法在系统的菜单栏中实现。
201202082139.jpg

201202082140.jpg

与程序主体割离

这是相对严重的一个设计问题。一个程序的功能却分布在两个独立的地方。更糟糕的一种情况是当使用多显示器时,菜单栏永远显示在一个主显示器上,这样就会出现程序主界面在一个屏幕上、菜单栏在另一个屏幕上的现象。

无法在主界面访问程序所有功能

程序的部分功能隐藏在菜单栏中。如果菜单栏集成在程序主界面中,那即使程序并不是前端活动的,也可以点一下鼠标访问到该程序的菜单。但是现在这种设计中,必须点一下非活动程序的窗口,再在菜单栏里面找。

附加菜单项无法隐藏

“附加菜单项”相当于 Windows 的通知区域,但是 Mac 并没有提供一个隐藏不常用的菜单项的机制。当当前程序的菜单项较多的时候,附加菜单项就会被强制隐藏,而且除了切换到一个菜单项少点的程序之外没有别的好办法。

201202082155.jpg
201202082155.jpg

当无 Dock 项的时候无法使用

这样说有点抽象,这是一个例子: Sparrow 这个邮件客户端的有一个选项是“是否在 Dock 中显示”,如果选是的话,那它只要在后台运行就会在 Dock 中常驻一个图标,即使没有打开窗口。因为我让它在附加菜单中显示图标,所以 Dock 中的图标可以不用了。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就算打开了主窗口也不会在 Dock 中显示图标,更糟糕的是切换到 Sparrow 的窗口后,菜单栏还是上一个程序的内容。如下图所示, Sparrow 明明是当前活动窗口,但菜单栏显示的还是切换到 Sparrow 之前的那个程序的项目。
201202082233.jpg

那么 Windows 是怎么设计的?

“苹果”菜单是如何处理的

首先是位于菜单栏最左边的“苹果”菜单。观察一下其中的项目就会发现,这些功能都集成在 Windows 的“开始”菜单中,而且 Windows 的安排更合理。201202082202.jpg
比方说,“关于这个 Mac”是一个很少用到的功能,人们不会时不时就点一下这个菜单看看自己的 Mac 是什么版本、处理器内存配置如何。在 Windows 中,如果用户偶尔真想查看本机信息,那么点“开始”,然后右键点“计算机”、“属性”就可以了,或者直接在“开始”菜单中搜索更快。考虑到这个功能的使用频率,总体而言几乎不会增加多少麻烦。

201202082207.jpg
这里的重点是:“苹果”菜单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不是运行全屏的程序,它都会显示。所以,它里面放的东西应当是最重要最常用的。

附加菜单项是如何处理的

这就是“通知”区域。不想要的图标可以隐藏。
201202082220.jpg

程序功能菜单是如何处理的

在 Windows 中,每个程序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菜单的模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标准的菜单栏

这种模式是从 Windows 1.0 就有的。一些简单的程序,比如记事本和计算器等,用的还是这样的模式。
201202082333.jpg

隐藏的菜单栏

Windows Explorer 、 Internet Explorer 、 Windows Live Messenger 这些程序,平时是没有菜单栏的,但是如果按一下 Alt 就会出现一个菜单栏。在这样的程序中,往往菜单栏里面提供的功能在程序界面的其他地方也可以访问,菜单栏只是高阶用户的一个隐藏功能。
201202082335.jpg
201202082338.jpg

201202082339.jpg

201202082340.jpg

Ribbon UI

Ribbon UI 是 Office 2007 的特色功能,后来也应用到了 Windows 7 的画图、写字板和 Windows Live 的 Writer 、 Mail 等程序里面。 Ribbon UI 提供了丰富的元素类型,而且只占用有限的屏幕空间,是菜单和工具栏的结合。
201202082345.jpg
Ribbon UI 也不缺乏快捷键提示,只要按一下 Alt ,就会出现非常到位的一步一步的屏幕提示:
201202082348.jpg
201202082348.jpg
而且在下一代 Windows (暂且称为 Windows 8 )中, Windows Explorer 也将应用 Ribbon UI 。
201202082351.jpg

有 Mac 用户嘲笑 Ribbon UI 说这是把所有功能全都罗列出来,看起来很混乱,跟 Mac 的简洁设计形成鲜明对比。但其实只要双击 Ribbon 的 Tab 就会缩起来,所占空间并不比一条菜单栏大。
201202082356.jpg
收缩起来以后,单击一个 Tab 就会将该 Tab 的命令悬浮出来,效果就像是一个功能增强版的菜单。
201202082358.jpg

无菜单

如果一个程序足够简单,或者它的全部功能都能由其他界面元素提供,那它就不需要添置一个菜单。
201202090001.jpg

为什么苹果应用这种设计?

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历史遗留问题。1984年的 Mac OS 1 就是顶部有一个菜单栏。或许这样设计的原因是当时屏幕太小。

201202090011.jpg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虽说1985年的 Widnows 1.0 被指抄袭 Mac 的设计,但它已经让每个程序有独立的菜单栏。

201202090012.jpg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问题在于, Mac 把菜单栏设计成一个系统级别的、跨程序的元素。想要在它上面做手脚,可不是把一个程序从菜单+工具栏变成 Ribbon UI 那么简单。想象一下,假如苹果决定在下个版本的 Mac OS X 中取消菜单栏,那应该怎么做?

首先,苹果菜单得妥善处理,像关机等功能得找地方安置。然后,附加菜单项得找地方安置。最重要的是每个程序的功能菜单得放到各个程序本身的主界面中。

对于前两个问题,已经是没那么好解决了,把 Dock 变成类似任务栏的样子然后把苹果菜单和附加菜单项放进去?这等于自己否认一直坚持的设计风格并向微软认输,作为自诩“世界上最先进的操作系统”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而第三个问题则更加棘手,为了保证向前兼容,得设计一套标准让原来的程序能够不经修改地直接转换成新界面。可以想象一大批程序将会因此变得一团糟。况且,有些时候一个程序是活动的,但它没有任何一个窗口,此时如果用菜单栏还是可以访问它的功能,把菜单栏去掉了怎么办?

其实问题也没严重到不能容忍的程度。如果一个程序想有 Ribbon UI 还是能有的,只不过还是无法去掉菜单栏罢了。菜单栏的多数缺点可以通过尽可能少地依赖于系统菜单栏实现功能来弥补。

201202090054.jpg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使用习惯。对用户来说,一个本身不合理但是已经用了多年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的设计和另外一个设计合理但需要重新适应的设计,我想多数人会选则接受前者。

为什么说 Mac OS X 的 Dock 没有 Windows 任务栏好用

对于一个熟悉 Windows 的人来说,在刚用 Mac OS X 的时候,会把 Dock 类比成 Windows 的任务栏。其实 Dock 相当于 Windows 任务栏的一部分功能,而任务栏和开始菜单的其他部分则分布到 LaunchPad 、 Apple 菜单、菜单栏。这个设计的对比有很大的展开空间,但是我只想说一下 Dock 。

给人不稳定的感觉

这里的不稳定,并不是指经常崩溃,而是让人感觉不实在、容易倒。比方说,下图是 Dock 的一部分,这些图标是立在一个镜面上的,给人的感觉是放不稳。
201202051515.jpg
如果说这只是给人的一种错觉的话,那么这个设计则是影响到实用性的:当点住一个图标并拖出 Dock 的时候,这个图标会灰飞烟灭。而你还要从 Application 文件夹或者 LaunchPad 里面找出这个图标再放回来。更糟糕的是,你的本意可能只是切换到这个程序,这是一项频率十分高的操作,但是却有可能造成这样的麻烦。

201202051519.jpg

不易分辨图标

Windows 任务栏的背景是毛玻璃半透明的,但是 Dock 的上半部分是全透明的,下半部分是反光效果,让人不易分辨出图标,尤其是当上方的窗口也被反光的时候。并且,在这个时候你想点窗口的内容,也不好说你点到的究竟是窗口的一部分还是 Dock 图标。
201202051525.jpg
一种解决办法是将 Dock 放到左边或右边,这样图标会整体包在半透明的框中,而且也没有了反光效果。很多人也都这样做,因为屏幕本来就是横向比纵向宽。但这样会失去一些功能,比如扇形展开文件夹。
201202051527.jpg

占用过多空间

Dock 虽然只是屏幕中央的一部分,但事实上它占用了整一排的空间。两边空出的部分虽然没有 Dock 图标,但是也基本上做不了别的了,比如你的窗口最大化的时候它的高度只会调整到 Dock 上面的那部分,而且就算你可以手动移动,这两边的空间也很难利用起来。

201202051302.jpg

让 Dock 自动隐藏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而把 Dock 的尺寸调小?那只会让图标更不易分辨。

正在运行的程序指示太不明显

Dock 会在正在运行的程序下方显示一个亮点来指示程序正在运行。这是十分不明显的提示,一点也不一目了然。
201202051534.jpg
更糟的是, Mac 程序的设计模式是关闭所有窗口也并不意味着程序退出,多数程序会在最后一个窗口关闭后仍然保持运行。所以,你甚至不能立刻说出下面有亮点的程序是否有一个打开的窗口。那就点一下试试?这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有些程序(比如 Word ),当没有任何窗口打开的时候,点一下这个图标会导致新建一个文档。另一个坏处是,点这里的图标会导致这个程序对应的所有窗口全都前置。比如,你开了4个 PDF 文档和3个 Word 文档,你正在撰写其中一个 Word 文档并且经常需要查阅另一个 PDF 文档的内容。在 Windows 中,任务栏的窗口预览可以允许你直接切换到想要的窗口,而通过自定义设置还可以恢复旧式 Windows 的风格,即每个窗口都对应一个任务栏图标。但在 Mac 中,没有太简单的方法办到这一点。一种方法是使用 Mission Control :如果使用触摸板,触发 Mission Control 的手势是四个手指向上划;如果是 Magic Mouse 则是两个手指轻触两下。如果是在某一个程序图标上触发这个手势,则会只显示这个程序的窗口。

201202051550.jpg
另一种方法是在图标上面点右键,就会出现该程序打开的所有窗口的列表。但无论是哪种方法,都需要切换至少一次视图,没那么直观。而如果想通过拖动的方法把内容从一个窗口移动到另一个窗口,则更是一项挑战。

201202051546.jpg
如果怀念 Windows 7 ,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 DockView 就是这样一款辅助软件,它会在 Dock 图标旁边显示一个徽标指示该程序有几个打开的窗口,而移动到上面则会显示窗口预览。但是这款软件售价 $7.99 ,而别的类似功能的软件也不免费。
201202051605.jpg

放大的效果华而不实

默认情况下, Dock 会开启放大的效果,但是就我个人使用的感觉而言,这个开还不如不开。首先,这个放大效果会导致程序图标的位置一直变化,比如下图,上面开的网页可以作为参照物,而注意看那个 Word 图标,鼠标从左边移动到右边,这个图标移动了相当可观的一段距离。人在使用鼠标时间久了以后,就会对肢体动作和屏幕反馈形成一种感觉,当需要把鼠标移动一段距离的时候,一般能够不太费力地精确定位。但是不断变化的尺度和位置使得你必须时刻修正你的感觉来定位到你想要的图标。
201202051553.jpg
201202051554.jpg
另一个问题是,放大以后会导致窗口的部分内容被挡住。比如下图,上面是一个网页,在鼠标没移动到 Dock 上面的时候,两边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当你把鼠标移动到 Dock 上时,放大的图标会挡住一部分窗口内容,而且此时 Dock 图标是在前方。有可能你只是想从底部调整一下窗口大小,但是一不小心鼠标移动过了边界以后就会触发 Dock 的放大,必须向反方向移动更远的距离才能取消。你可以说这些都是细节,但正是这些细节导致用起来不顺手。所以,实用的方法还是把放大关掉。
201202051558.jpg
20120205155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