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智齿

左下方那个智齿好像是高中的时候长出来的。那时听说智齿容易长歪,而且我确实也疼了一段时间,但后来长好以后发现跟正常的牙一样整齐,并且也没发炎之类的症状,于是就暗自庆幸少了一件麻烦事。但这个智齿终于在最近出问题了。智齿后方的肉大概是因为什么发炎而肿起来了,但因为人的口腔本来就没给智齿留位置,正常情况下肉能挤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回发炎以后就爬到了智齿上方。导致的结果就是咬合的时候会直接咬到那块肉。吃东西的时候也受影响,但是我发现每次吃饭都是一开始会咬到很痛,但吃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没什么感觉了,不知道是那块肉暂时跑到边上去了还是神经被我咬得麻木了。

上周末去加州旅游的时候,症状只增不减。让我已经不能完全忽略它了。只不过在旅程中不想因此错过享受美食的机会,所以该吃什么还一样都不少。到了周一安静下来了,发现我几乎不能吃任何东西了——只是不忍心一口一口地咬着自己已经发炎的肉。周一的中午只喝了一碗汤和一碗燕麦粥,而晚上一开始喝了一杯 Smoothies ,但还是觉得饿,半夜的时候就吃了一碗泡面,因为这样煮烂的面条基本不用牙齿就可以吃下去。虽然早就听说在美国看病尤其是牙医会贵得离谱,而且研究牙医保险也需要花些功夫,但是这个病已经到了不能不看的程度,所以就让 Assam 给预约了牙医,而且时间就在周二早上。我终于觉得自己有救了,但周二医生给拍了一圈片子以后并没有立刻治疗,而是又预约了周六早上的治疗。不过当天还是给我开了些消炎药——我早就想要这东西了,在美国消炎药是处方药,不是随便就能买到。

一方面觉得是正在吃消炎药了,另一方面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症状,发现还相当普遍,这样一来感觉上也就没那么严重了,况且只吃流食大概是度不过这一周,所以中午我就继续像平时一样吃饭了——刚开始吃的时候会疼得难受,但吃了几口就好了。

周二的时候医生问我要不要拔掉智齿。我这才知道我嘴里面四边都有智齿。更让我惊讶的是绝大多数人都会长四颗智齿。其实我比较反对这种反自然规律的事情。那么另一个选项是只把那块发炎的肉处理一下,于是我就说只处理一下肉就行了。但周六去诊所的时候,医生很建议我把四个智齿全拔了以防后患。我觉得这样的建议也很有道理,因为智齿本身确实是一个有百害而无意义的东西,并且我对现代医学相当信任。所以就决定把所有智齿都拔了吧。此外还有一颗三年前做过的牙,那颗牙蛀得很严重,于是医生就把仅存的一点好牙外面套上了个假牙。但当时做得不太好,所以后来发炎了,牙龈鼓起来一块,但因为一点也不疼所以也就没去在意,但这次就顺便把这颗也给做了。

一个中国医生告诉我手术后的恢复时间因人而异,有人需要两三天,在此期间只能吃流食,但她自己中午做完以后只隔了四五个小时就在晚上可以吃固体食物了。我还在盘算着等会做完手术去麦当劳,要一个燕麦粥,再点个软的东西,汉堡估计闹不住,但麦乐鸡应该没问题。她告诉我要等我做好准备的时候做这个手术。我问需要什么准备,她说就是心理准备。 Assam 在一旁还犹豫不决,一再强调说这不是小事,不过既然这是早晚要做的事情,而且预约一次不容易,而且正值嘴里的牙难受呢,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手术。而且这样的事情越做心理准备越不容易做决定,所以还不如在我已经躺在那手术设备下的时候给做了。

有些人很害怕牙医,以及钻头的声音,英语里甚至有一个词 odontophobia ,意思就是牙科手术恐惧症。但是我对牙医却不怎么害怕,反倒觉得他是救世主,折磨我多时的牙齿疾病即将在他手下消除。

我戴了个墨镜以免上面的灯太刺眼。医生先给我的上颚打了几针麻药,这几乎是整个手术过程中最疼的部分了,因为在这之后不会有疼的感觉了。医生先是拿一个一头很扁的东西撬我上面的两个智齿。我能感觉到手术器具触碰和压迫牙齿,也能听到压根从牙龈脱落的时候的呲呲的声音,但是感觉不到痛。医生先是在右边撬了一阵,然后又挪到了左边撬,我以为手术不顺利,结果一问才发现上面两颗牙已经拔出来了,一共也才两三分钟的时间。接下来给上面两个牙床穿线,看见穿出来的线上全是鲜红的血色。我想要是按照这进度岂不是十多分钟就能搞完了?果然比预想的还要顺利呢。但是拔右下方的牙齿就费劲了周折,只见那医生撬一阵撬不开,然后就拿一个钳子伸进嘴里钳住牙齿往外拽,但还是拽不出来,于是又拿电钻把牙齿边缘磨一些以便让牙齿出来,然后再撬,结果还是撬不出来。于是就这样轮流撬、拔、钻,搞了半个多小时,中间还补了两次麻药,终于拔下来了。左下方的两颗牙也不是很顺利。最后全部弄完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结束的时候医生还一再说 You are doing a great job. 我还在想这也没什么不 great 的啊,反正一直也不疼,最多就是张嘴累点。到最后医生往我拔掉的牙齿的地方塞了纱布,然后让我一直咬着,还给了我两袋冷敷用的东西。然后还给了我一袋纱布,让我二十分钟的时候换新的,但是不流血的话就不用咬着了。我还在想,哦,原来还是会流血的啊。

出了牙医诊所,我们就去 Walgreens 取药,期间我就一直一手拿一个冰袋糊在脸上。那 Walgreens 的效率奇低,我们在那等了能有将近半个小时才拿到药。我还在担心早该到了换纱布的时间了。

回到家以后,我去把纱布吐掉,因为舌头的麻药效果还没完全消失,所以还是费了些功夫。嘴里出血的量有点出乎我意料。吐出这个纱布以后我就漱了一下口,后来才知道这是大忌。然后我试着咬上两块新纱布,但觉得位置找不太准确,而且不忍心让这纱布直接那么用力地压在伤口上,所以就没再用纱布。坐在电脑前面想上网,但又觉得出奇地烦躁。过一会儿发现妥妥地就是因为麻药效果正在消失。 Assam 过一会儿拿了一些浓汤回来了,但我完全想象不出该怎么去喝,我一整天还没吃饭,但却什么都吃不了。后来越来越疼了,我想去吃止疼药,但是却又不能空腹吃。拿着冻玉米粒和豌豆粒的袋子冷敷脸,但没觉得有什么效果。喝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每喝一口疼不说,而且还要想着“喝这一口水涉及复杂的口腔肌肉运动,可能让伤口频繁被刺激并阻碍伤口愈合”,于是就更加难过。后来觉得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就狠心喝了一碗汤,还有一杯 Smoothies ,总算是可以吃止痛药了。

疼痛在三四个小时之后好转了。但我还是不敢大意,于是躺在床上看视频顺便冷敷。不过这时候还有个问题需要解决,就是血还没有止住。我本来寄希望于它会自然地止住,但看起来不大可能了,于是在 Assam 的劝说下决定再咬着纱布。这时候因为在床上躺了这么久没动,嘴里面的血已经凝结成了很大的血块。

咬上纱布以后我困得想睡觉,但是还要吃药,但要吃药就又要吃点别的东西才行,但还咬着纱布。这么咬了将近一个小时, Assam 终于同意我去把纱布拿掉然后喝一杯 Smoothies 了。搞掂以后又咬了块纱布睡觉,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因为怕没咬到地方,又怕反倒破坏了已经愈合的部分,但是让它自然地流血也绝不是办法,于是只好咬着纱布睡了。但这样睡不实,我一点多的时候就醒来换了一次纱布,但感觉血还没有止住。接下来一次是四点多,这次吐掉纱布以后就不想再咬了。但我感觉血还没完全止住,因为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感觉嘴里面聚集了很多咸的液体,而唾液一般不会有这么多,更不会有咸味,所以肯定就是血了。我怕会失血过多,所以想着早上赶紧再去找医生。抱着这样紧张的心情睡觉,于是不断梦到 Assam 在打电话跟医生说明情况。

六点多又醒了,而且这次比较精神,还在想能不能这个时候去找医生,但又一想医生哪能这么早上班?要想看到医生估计至少要十点。然后就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再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好在这次醒了以后流血貌似是止住了。只不过这一天我都感觉嘴里面还是有新鲜血液的味道,不过可能只是微量的渗血了。

到现在晚上躺在床上,基本不怎么担心会再流血的问题了。牙齿也基本不怎么疼,但是因为少了几颗牙齿而导致的不爽的感觉开始出现,总是觉得嘴里很别扭。从做手术到现在还没吃过固体食物,但明天估计可以破一点戒。

结论就是我严重低估了拔智齿这件事情会导致的麻烦和不适,但我还是觉得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像我牙齿状况这么糟糕,好的智齿出问题也是早晚的事情,而且能在周六的中午做手术几乎是最不影响上班的时间了。

顺便说一下,这次手术中,拔牙的费用医保给承担了 90% ,每颗牙原价 $244 ,我只需要花 $24.40 。修补原来做坏的牙要完全自费,价格是 $356 。再加上 deductible 的 $50 ,我一共花了 $518 ,但原价应该是 $1576 ,感觉是赚了不少便宜,毕竟每个月交的医保费用只有 $5 。我都还想多拔几颗牙了。